《 [言情] 甘十九妹 》全本完结版


               甘十九妹    昔日,「岳阳门」掌门冼冰与结义兄弟「竹林七修」设计将水红勺诱入凤凰 山暗道,欲将其烧死,但在得手时冼冰突然心生侧隐,网开一面,使焦头烂额的 水红勺得以死里逃生,因此埋下一棵仇恨的种子。   二十多年后,风华绝代,武功高超的甘十九妹奉师父水红勺之命,来寻冼冰 报仇。冼冰在劫难逃,按将一块当年水红勺所赠避毒玉送给记室弟子尹剑平,助 其逃出甘十九妹的追杀。   后又有多名武林前辈为了助他... [阅读最新章节]

[言情] 甘十九妹

               甘十九妹
 

 
  昔日,「岳阳门」掌门冼冰与结义兄弟「竹林七修」设计将水红勺诱入凤凰 山暗道,欲将其烧死,但在得手时冼冰突然心生侧隐,网开一面,使焦头烂额的 水红勺得以死里逃生,因此埋下一棵仇恨的种子。
 
  二十多年后,风华绝代,武功高超的甘十九妹奉师父水红勺之命,来寻冼冰 报仇。冼冰在劫难逃,按将一块当年水红勺所赠避毒玉送给记室弟子尹剑平,助 其逃出甘十九妹的追杀。
 
  后又有多名武林前辈为了助他逃脱而命丧甘十九妹之手,尹剑平多次和她交 手都以惨败告终,而因为他蒙着脸,甘十九妹始终未知道他的真面目,更误将他 的名字听成了依剑平。阴差阳错,他又以尹心的身份接近了甘十九妹,并逐渐获 取了她的芳心。
 
  甘十九妹身着一身银披坐在庭院之间,她虽已是号令江湖的迷仙宫少主,但 内心却十分空虚,这一年来她已经完成了师门的任务,将水红芍的敌人一一击杀, 如今只剩个依剑平还不知所踪,但她自信以她的武功要击杀他不难,而一个叫尹 心的英俊青年意外闯入了她的生活,令她初次体会到了恋爱的滋味,以前她的师 父师姐经常找男人上床颠龙倒凤欲仙欲死时总是令她回避三舍,但现在她居然也 很想体会那种感觉,她现在心里只有尹心那张英俊的脸。
 
  白影一闪,她猛的跃起抬眼一看,眼前的白衣青年正是她朝思暮想的情郎尹 心,不禁心花怒放道:「我知道你今天一定会来的。」
 
  尹剑平见状觉得机会已经到了,便上身道:「明珠,天色不早了,我们早点 休息吧。」说罢伸手搂住她的香肩。
 
  甘十九妹展开一双玉臂,紧紧搂住尹剑平粗壮的熊腰,她仰起因为激动而满 是潮红的脸蛋,望着面前这个年青人那张英俊高傲的脸庞,感觉自己的整个身心 都被深深地吸引着,男人那双深邃的漆黑的眼睛,如同巨大的漩涡,将她完全陶 醉!
 
  她刚想要说些什么,尹剑平搂紧了她纤细的柳腰,突地低头,用自己的大嘴 含住了她娇翘的小嘴。男人的舌头顶开了甘十九妹微抿的红唇,探入她小巧的口 腔中,疯狂地搅动着,追逐着她的丁香粉舌。甘十九妹感到全身一片火热,仿佛 浸在了烈火中,那股强烈的冲击,让她几乎以为自己会就此熔化!
 
  尹剑平抱起已经变得意乱情迷的甘十九妹,大步走向内间的床榻。
 
  情欲之火在两个年青人之间疯狂地燃烧着,尹剑平和甘十九妹如胶似漆地缠 绵着,尹剑平轻轻脱下她罩在外面的银色披风,白色劲装,接着是里面红色的亵 衣,白玉般的一双玉乳呈现在她的眼前,玉乳上是一对红樱桃,简直就让男人疯 狂。他一口含住甘十九妹的右乳,用舌头舔动着那小巧的乳头,把她刺激的娇喘 连连。
 
  「哦……哦,快,不要」,尹剑平弯下腰脱掉她的鹿皮软靴和白纱罗袜,一 寸一寸细细揉捏着她的小脚,悄悄用上了不少挑情的按摩手段,从近处看她的纤 足纤巧柔美,雪白的肌肤几乎是透明的,但纤美的线条中又蕴含着极大的力量, 他忍不住将玉足含进口中,只感入口软滑,细软温香,一伸手将她身下的白素水 裙掀了起来,覆在腰上,暴露出裙下穿着细笼薄纱的一双大腿,雪丽的肤色在沉 沉的夜色中,莹莹透出一股动魂的吸引力。
 
  尹剑平的眼中青芒在她隐约露现,却更是诱人的腿部曲线上扫动着,双手轻 搭顺着小腿抚向了两膝,然后再滑向她的大腿……
 
  随着尹剑平左右双手淫猥的亵抚,甘十九妹下肢所穿的薄纱笼裤,就好像是 挂在细枝上的瑞雪那般,碎飘落地,裸露出那双光洁细滑的雪白腿部。尹剑平一 手倏伸,将她腰下的水蓝短亵裤给一把拉住,往下力扯,裂帛一声,密处尽现, 两腿根处的雪肤黑绒中,露出一线紧缝,唇色生嫩,略带粉红,二人的情欲也随 之愈燃愈烈,向着最高峰攀去。
 
  尹剑平用粗大的手掌爱抚着甘十九妹那羊脂白玉般的肌肤,口中喃喃地发出 迷醉的赞叹,他双手捏住甘十九妹两只丰腴的大腿,向两边温柔地掰开,将自己 早就已经变得坚如铁石的下体,缓缓地、有力地捅进甘十九妹那女性最神秘的部 位!接着耸腰一顶,压在她胯下阴穴口的阳茎,倏然嗤地猛滑而入,粗大的菇头 在一片滑腻中,挤开了紧合的唇缝,直入穴心。
 
  尹剑平的这一耸身猛挺,甘十九妹只觉得腰下要害宛如被一只火棒强刺戳入, 好似直戮在她的心窝上头那般,痛得她闷哼一声,连眼泪都忍不住涌了出来。但 很快痛疼逐渐减弱下体那充实的快感让甘十九妹想要发出惬意的呻吟,她只是用 扁贝般的玉齿紧咬殷红的下唇,发出低低的撩人的哼哼声。这比什么催情的良药 都厉害,让尹剑平更加卖力地在甘十九妹那迷人的肉体中进出。
 
  虽然他为报仇隐姓埋名并且费尽心思地讨得这个女孩的欢心,然后又千方百 计地将她诱骗上了床,使得她对自己死心塌地,但是尹剑平依然没有十足的把握 能够对付得了她,这也是他最担心的一点。
 
  毕竟,无论如何,甘十九妹可是以一个少女的身份轻易毙杀了江湖上的数名 武林名宿。永远没有人知道她的武功能够厉害到什么地步,因为她总是能够给人 意外。在江湖上,迷仙宫的赫赫威名,绝对不是吹牛的,以尹剑平的武功恐怕在 她面前过不了三十招。
 
  但是,现在,尹剑平终于松了口气,无论是多么厉害的高手,甘十九妹毕竟 还是一个女人,而且是这样一个青春可人的少女,不管她的内力有多么深厚,在 自己的全力冲击下,也保证让她没了挣扎的气力。对于自己的床上功夫,尹剑平 还是非常有信心的。他清楚甘十九妹是深爱他的,但他对她却只有恨,他恨她杀 害了他的师父师兄弟,恨她横行江湖杀伤白道诸侠,更恨她始终凌驾于他之上, 所以甘十九妹必死。
 
  想到这里,尹剑平更加卖力地爱抚着身下这名少女的每一寸肌肤,一下又一 下粗野地进入她的下身,将她全部的情欲都激发出来!
 
  甘十九妹那颗可爱的脑袋拼命向后仰起,将小巧的下颚高高向上抬,她不知 道如何发泄自己体内那汹涌澎湃的快感,只有胡乱踢蹬着,扭动着,她眯起美丽 的眼睛,流出了快乐的泪水,随着她的身子猛地僵直,小腹用力向上一顶,她发 出了似哭似笑的呜咽声,迎来了爆发着的高潮!
 
  无数的快美感在她的身体里每一处爆炸着,让她好像漂浮在云端一样,深深 地沉醉,那高潮如同海浪般扑过来,肆虐在她雪白丰满的肉体里,反复地冲荡着, 让她完全迷失了方向。
 
  尹剑平根据身下女孩那僵挺的胴体,知道甘十九妹已经达到了高潮,但是他 并没有停下来,依然继续着自己有力的冲刺。于是,在甘十九妹从前一个高潮中 清醒过来之前,又一个更强烈的高潮又向她涌来。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如同一道又一道巨大的有力的浪潮向甘十九妹涌来,她只 能发出欢快的哭泣,细细地呻吟着,热烈的情泪已经流遍了她晚霞般潮红的脸庞。 
  甘十九妹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升上快美的高潮了,她感觉自己好像被抽 掉了全身的骨头般,软绵绵的从上到下没有了一丝气力,只能一下下有气无力地 踢蹬着自己丰满的大腿,在她那两腿之间鼓鼓的裆部,大股大股的淫水流得到处 都是,将身下的床单都浸湿了一大片,白浊的淫精混在淫水间,粘稠地淌下来, 黏在她的大腿根部,和男人那依然坚挺的下身,浑然不知自己的身体已经达到危 险的地步。
 
  尹剑平默默计算着,他很清楚,甘十九妹的每一次泄身,都会让她的内力大 打折扣,短时间内无法恢复过来。这也是他能够对付甘十九妹的唯一办法。自从 亲眼看到甘十九妹以精纯的内力挥掌劈碎十丈外的铜香炉之后,他就很清楚,自 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得过她。
 
  但是,尹剑平很清楚,女人毕竟是女人,特别是甘十九妹这样正当妙龄的美 艳少女,一个情字足以让她心甘情愿地忘记一切!
 
  应该差不多了吧?尹剑平一边想着,一边放开自己紧锁精关的暗劲,在又一 次猛力地顶进甘十九妹那紧凑迷人的阴道的同时,颤抖着将自己滚烫的精液全部 射入甘十九妹小巧玲珑的子宫!
 
  火热的液体将甘十九妹丰腴饱满的肉体烫的发出一阵又一阵动人的痉挛,她 发出欢快的低吟,整个人在这最后的最强烈的刺激下,陷入半昏迷的状态。 
  尹剑平再次吻住了甘十九妹性感的红唇,甘十九妹发出呜呜的呻吟,她已经 没有什么气力动弹了,尹剑平那两只在甘十九妹全身上下游走的大手,突然飞快 地点中了甘十九妹一连串的穴道!
 
  在尹剑平身体出手之前,身体绷紧的一刹那,甘十九妹就有了感应,虽然还 不知道来自哪里,十几年苦练的武艺却让她的肉体下意识的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可惜的是,尽管感受到了,她现在的情况,却已经无法作出任何正常的应对。 
  甘十九妹的身体,已经柔软得如同一团面粉,只剩下任人搓揉!
 
  尹剑平依然深深吻着甘十九妹的小嘴,添拭着她的丁香粉舌,吮吸着她甜美 的唾液,但是他的手指,却轻轻抚过甘十九妹颚下和双乳间的几个穴位。喉头的 发音气穴立被一股冷劲缩封闭住,让她连想放开喉咙大声点说话都已无法做到, 只能呻吟般地发出微弱地声音。
 
  甘十九妹感到自己的身体完全失去了控制,情欲就像山洪般爆发,身体不由 自主的泄身,她本已因情欲的逐渐消退而回复的脸色再次变得潮红,红艳得仿佛 要滴出水来。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她可以清楚的看到尹剑平的脸,这一次,从男 人那依然燃烧着熊熊欲火的眼睛中,她看到了那一抹残忍的寒芒!而她空有一身 盖世的武功却无力反抗。
 
  甘十九妹那美丽的大眼睛涌起一片汪汪的热泪,眼中满是哀求之色,她已经 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眼前这个尹心就是屡屡刺杀她不成的依剑平,可悲是自己一 味沉沦于爱欲竟始终未看出来。可此时尹剑平的心真是比铁还要硬,他已经拿定 主意要把甘十九妹活活干死在床,给予她最屈辱的死法,这是对她昔日残忍好杀 的最大惩罚。
 
  两人腰下的戮拉动作越来越快,甘十九妹的胯下已是在嫩唇红肉翻搅中,渐 渐腹肌松弛,有点撑不住尹剑平的猛攻了。
 
  甘十九妹心中虽然绝望,但是犹自倔强地不愿意就此让其得逞,然而尹剑平 连连而来的强猛动作,不但外力狂劲,直插进她无法抗拒体内的内气,更是将她 的真元撞得摇摇欲坠,几乎无法再坚持……
 
  尹剑平将甘十九妹的香舌强吸进嘴里,边吸哩呼噜地发出响亮的啜声,边竟 还能呜呜地说着话:「明珠,你再也撑不了了吧?别急嘛,你们迷仙宫的床上功 夫厉害,可我的功夫你们肯定没见识过。现在我再多加一些刺激,会更有意思……」 
  尹剑平的话一说完,双手倏伸,拉住了甘十九妹的两手,粗指捏住了她纤细 的指尖运起「金刚铁腕」,在腰下的来回滑动中,卡啦一声,将她的两手食指使 劲拗断!
 
  甘十九妹全身痛得一紧,十指连心,简直就差点昏了过去……尹剑平大嘴含 住甘十九妹的檀口,一口咬住她和香舌,将甘十九妹差点痛得失去知觉的神智拉 了回来,维持住她的清醒。
 
  接着他那残忍至极,几近毫无人性的声音又盈盈传入甘十九妹昏沉的脑中: 「你身体的这一缩,果然爽快得很……先别就这么昏过去,这才是刚开始……」 
  语音方落,尹剑平的双手又握住了甘十九妹的两手中指,使劲一折,又是卡 拉两响,甘十九妹全身又是一抽,尖声的惨叫在尹剑平加快的戳拉动作和几乎将 她口鼻都用大嘴压住的情形下,只能发出闷闷的轻哼……
 
  尹剑平动作不停,中指之后,又是板住了她未断的三指,好整以咽地,每隔 一阵数十下的阳茎戳弄后,就是卡啦一声将她的手指拗断!
 
  甘十九妹在这种惨忍至极的酷刑中,只痛得两眼发花……偏偏胯下刺进她体 内深处的粗茎,还是一阵紧似一阵地猛戳狂拉,让她连喘一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你很痛吧?很不甘心吧,当日你灭我师门岳阳门时我师兄弟们那种无助绝 望的心情……现在你能够体会了吧?」
 
  尹剑平在将甘十九妹仅存的两只完好的拇指往外拗断之后,两眼青光暴射! 胯下猛进暴出,啪啪连响中还说出了这样的话……甘十九妹本来早就该痛晕的心 志,在这连连不停的酷刑下,甘十九妹终于开始意志渐散……
 
  尹剑平残忍的动作不停,握住甘十九妹十指已经怪异扭曲的双手,使力一扭, 叭地一声,手掌掌骨顿碎,紧接着又喀地一声,腕骨挫断。
 
  甘十九妹的两手已经不成原形,而她的脸色也已经由白转青,痛得满头汗泪 俱下,变成了一派狼籍……其状之惨,宛如地狱中受刑的可怜鬼魂……
 
  在这种令人尖叫的断指裂腕剧痛中,甘十九妹终于在尹剑平入体的阳茎,啪 啪密集的巨劲戳拉里,神志崩散,全身紧缩了起来。
 
  然而就在甘十九妹痛得即将崩溃之际,胯下体内尹剑平的粗茎突然直顶入腹, 茎头元气猛拉,一阵不由自主,牵心动魄的酥软,宛似电麻抽髓般地剧酸了起来。 
  已经头昏眼花的甘十九妹,此时完全无暇去探究这种令人骨头都快尽酥的酸 软狂泄强烈感受,怎么会在这种痛得可以让人在地上打滚的时候出现。
 
  但是这种尽泄的快感,却使得那种无法忍受的剧痛,变得稍微减轻了一些。 
  就好像在甘十九妹的脑中,这两种迥异的感受,已经互相混合在一起那般, 让她昏沉的神智已经无法辨别这两种感觉有甚么不同了……
 
  但是现在脸色已经透出青紫的她,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这种从骨髓里散放 出来的酸软,实实在在地让她断手折指的疼痛,变得稍微减轻了一些……
 
  在这种情形下,已经失去自主的神志,很自然地紧抓住了那种蚀骨的麻爽快 感,几乎像飞蛾扑火般,倾力地让体内所有的一切尽泄而出,便是这样死去,也 是心甘情愿……
 
  尹剑平将甘十九妹被他寸寸捏断的双臂拉开,已经完全碎裂的双臂就像一只 扭曲怪异的白蛇那般,软软地瘫在她面容青惨的螓首两旁。
 
  紧压在他身下的甘十九妹浑身抽搐,连连泄出的真元让她周身肌肉都起了一 种奇异的痉挛,已经透出青色的双唇,也完全无力地张了开来。
 
  尹剑平双手移到甘十九妹两臂高举的腋下,尖指扣抓,轻轻一拉,指甲割进 了她雪软的白肤中,在她蓬起的胸乳旁,留下了一条条嫩肉翻卷的血口。
 
  尹剑平沉沉地低吼一声,胯下茎头真元逆转,吸夺阴元的法诀反转,将甘十 九妹尽泄而出的内元狂吸猛抽着……
 
  除了内元的调运,他的外在动作依旧不停,把双手插进甘十九妹腋下的伤口, 指尖勾拉,嘶地一声,扯出了两条血筋麻脉,漓漓的鲜血中,将这两条由腋下连 到腰侧的敏感连骨麻筋,一寸一寸地抽了出来……
 
  甘十九妹失去血色的脸庞,受此一抽,整个已经扭曲了起来,而胁筋被剥拉 而出的身体,更是一颤一颤地,宛如垂死前最后地挣动。
 
  她放弃了反抗,任凭窒息的感觉逐渐笼罩自己的全身,让自己丰满雪白的肉 体跟随感觉而扭动,她扭动着自己结实的腰肢,踢蹬着自己饱满的大腿,让自己 鼓鼓的乳房急剧地起伏,让自己已经折断的玉臂胡乱地拍着床单,她感觉到自己 对身体逐渐失去了控制,内息已经失调,而尹剑平龟头则顶住她的会阴穴,吸取 她体内的内力。已经失控的内力如同江河决堤般自甘十九妹的丹田泄出顺着尹剑 平的阴茎直注入他的丹田,一阵强烈的尿意涌上,她放松了自己的膀胱,让自己 淡黄色的骚尿混着黏稠的淫精和大股的淫水喷洒而出!
 
  尹剑平感到下身被突然涌出的液体浇得湿淋淋一片却毫不介意,他知道这是 内家高手散功前的征兆,以他的丹田是不可能承受对方全部的功力的。当丹田已 经鼓涨难消时他单掌一按床铺,身子飘然而起,已经立在床前。
 
  甘十九妹全身赤裸,将一身羊脂白玉般的柔嫩肌肤完全暴露在面前。她的两 只粉臂向两边张开,饱满结实的乳房高高耸起,因为高潮的余韵还没有消散,两 粒诱人的乳头依然如同红樱桃般坚挺。甘十九妹两条洁白丰满的撩人大腿张开着, 将平坦的小腹和鼓鼓的阴阜呈现在尹剑平的眼底,带血丝的淫精从她紧紧的阴道 中渗出,在两片肥大的阴唇间淌出来,大股大股的淫水和淡黄的尿液将她肥厚的 臀部下的床单淋湿了一大片。
 
  甘十九妹美丽的脑袋微微偏着,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从她的眼角滴落。 闯荡江湖本就是提着脑袋过日子,死并不可怕,但这样的死法实在是太丢人了。 
  尹剑平静静地站着,努力平服自己紊乱的内息,将刚吸取自甘十九妹的内力 运功消化。他并不在意甘十九妹阴阜中继续涌出的淫水,那每一股淫水就代表她 的功力和生命力的流失,他已经令甘十九妹的身体丧失了停止泄身的机能。她只 能不停的泄身,一直泄到功力泄光精竭气绝为止。
 
  甘十九妹阴阜间的淫水早已经从床上一直已经漫到了床底,现在满房子都充 满了一股淫骚的臭味。尹剑平亦不得不钦佩她浑厚的内力和惊人的性欲。甘十九 妹猛地绷紧了自己那丰满迷人的胴体,大腿用力踢蹬着,将小腹向上挺起,而挺 得最高的是她那鼓鼓的阴阜!大股的血色淫精合着更多的淫水从她的阴部像喷泉 般喷出来,而这般淫水喷出的不但是她最后的功力,也是她达到了生命中最后的, 也是最猛烈的一个高潮!
 
  甘十九妹最后一蹬自己丰满的大腿,纤美的玉足足尖绷的笔直,发出「咕…… 啊……」的断气声,在她最快美的一刻,巨大的黑幕笼罩了这个青春绝色少女的 生命,她放软了自己的肉体,轻松地瘫在床上,仿佛沉入了最美丽的梦中。 
  我终于把这个武功盖世的绝色少女给干掉啦!不管你曾经是多么高贵多么华 丽,还是被我干死了!连骚尿都干出来了,连淫精都干出来了!被我活活干死啦! 尹剑平终于报了师门的血海深仇,他就在这种极度快意中穿好了自己的衣服,走 出了这间让自己也许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屋子。
 
  身后,是四肢摊开,春光大泄,赤裸裸地挺死在已经被淫水血水浸的湿透床 上的绝色美少女,在快美的高潮中泄身泄到咽气的迷仙宫少主甘十九妹。武林中 关于甘十九妹之死一直众说纷芸,有的说她死于迷仙宫掌门之争,有的说她死于 名门正派的合力围杀,但最多的一种说法是这个纵横武林的无敌少女其实是在跟 她的情郎在交欢泄身中纵欲过度而亡。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shinyuu1988贡献 +1回复过百!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