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 第四章03 》全本完结版


             第四章淫荡的M女仆莉莎(三)          ——不安的快感——六月二十日星期一   穿着小西服、七分裤去上班,冯可依还是第一次,并不是不喜欢七分裤,而 是寇盾喜欢她穿连衣裙。自从与寇盾约会后,冯可依便没穿过裙子之外的衣物, 一直穿着展露修长双腿的连衣裙。   第二次丰胸手术后,因为里面穿着能使抽取脂肪的身体快速恢复的齐膝连体 紧身内衣,外面就只能穿着到脚的长裙、长裤和稍微靓丽一些的七分裤了。冯可 依见... [阅读最新章节]

梦 第四章03

             第四章淫荡的M女仆莉莎(三)          ——不安的快感——六月二十日星期一   穿着小西服、七分裤去上班,冯可依还是第一次,并不是不喜欢七分裤,而 是寇盾喜欢她穿连衣裙。自从与寇盾约会后,冯可依便没穿过裙子之外的衣物, 一直穿着展露修长双腿的连衣裙。   第二次丰胸手术后,因为里面穿着能使抽取脂肪的身体快速恢复的齐膝连体 紧身内衣,外面就只能穿着到脚的长裙、长裤和稍微靓丽一些的七分裤了。冯可 依见过刘裕美穿过七分裤,便到商场里买了两套七分裤职业套装。   颇有新鲜感地穿着七分裤职业套装,打着一把清新的小伞,讨厌下雨的冯可 依没有像以前碰到雨天那样忧郁,嘴里哼着歌曲,欢快地走在阴雨霏霏的上班路 上。   冯可依骄傲地挺着胸,迈着比平时小的步伐,每当身体摆动,失去胸罩束缚 的E罩杯巨乳便在小西服里摇晃着,把前襟顶得高高的。小西服是修身的,七分 裤也是如此,紧紧地包拢着前凸后翘的火爆身体,高耸挺拔的胸部,盈盈一握的 腰肢,浑圆挺翘的臀部,勾勒成一道性感迷人的曲线。   路上的行人频频向冯可依注目,冯可依就像个高贵的白天鹅似的目不斜视, 心中却又是羞涩,又是欢愉。可是,每当她迈开双腿,最大限度地切除包皮而全 部剥离出来的阴蒂便越过股间丁字裤窄窄的布带,被比丁字裤的材质要粗糙很多 的七分裤摩擦着,带给她一阵怪异的刺激和强烈的快感,令冯可依又是愉悦,又 是不安。   只是走路就湿成这样,我怎么变得这么敏感啊!万一不小心出丑了,可怎么 办啊……阴户上湿漉漉的,汹涌的爱液还在源源不断地溢出来,怎么忍耐、怎么 压制都止不住,冯可依开始担心丁字裤又细又薄的布带吸不了那么多爱液,会渗 出来,沿着大腿流下去。   ×××××××××××××××××××××××××××××××××××   「早上好,荔梅。」   「早上好,可依姐。」正在拖地的王荔梅直起腰,向冯可依问好。   「可依姐,咯咯……今天什么情况啊!一直连衣裙打扮的可依姐竟然穿起了 七分裤,不过,可依姐穿什么都好看,七分裤也很适合你啊!感觉更像飒爽的职 业女性了。」王荔梅上下打量着冯可依,像原先一样欢笑着说着。   咦!荔梅笑了呢!太好了,终于恢复正常了……冯可依一边为好姐妹王荔梅 恢复生机高兴,一边笑着说道:「小嘴真甜,荔梅,你也不差啊!这身超短裙也 很适合你啊。」   一谈起超短裙的话题,王荔梅脸上升起同上周一样阴郁的表情,可是瞬间就 又恢复了一贯的笑脸,像是要分散注意力似的,仔细打量着冯可依,说道:「可 依姐,有什么好事吗?你跟以前大大地不同了耶。」   「咦!为什么这么说啊?哪有什么好事啊!」冯可依脸上一红,心里一喜, 期待王荔梅继续说下去。   「既然没有,可依姐,咯咯……那你脸红什么!还是有好事,快说,快说, 说给我听听嘛!」王荔梅捉狭地看向冯可依。   「真的什么也没有啦!」冯可依连连摆手,面上却眉飞色舞,如被挠到痒处 似的喜滋滋的。   「可依姐,嘴风很牢嘛!明明形象变得这么厉害,还死不承认!可依姐,你 现在的体型好像脱胎换骨了啊!很美丽,很性感。」王荔梅嬉笑着捶打了冯可依 一下,似乎怪她隐瞒不说。   「真是那样吗?荔梅,承蒙夸奖啊!咯咯……」冯可依与王荔梅嬉闹了一会 儿,问道:「荔梅,之前见你好像很累就一直没说,最近,你打扮得好性感啊!   就像一个小姑娘得到爱情的滋润,一下子变成大人了,老实交代,是不是交 男朋友了?咯咯……「   「咦!是……是那样的,可依姐,你看出来了?」王荔梅有些慌乱,眼神闪 烁着。   「还看出来了吗!明知故问,谁看不出来啊!原先的你什么样?现在的你简 直跟原先判若两人啊!」冯可依嗔怪地瞧着王荔梅。   「真有那么明显吗?」   王荔梅垂下的眼帘令冯可依误解为害羞,自以为然地说道:「嗯,前后变化 太大啦!就像一朵青涩的小花一夜间就盛放了,变成招蜂引蝶的鲜花,荔梅,现 在的你很有女人味啊!忽然穿起性感的超短裙是为了男朋友吧!他喜欢你打扮得 性感一点?」   「嗯,是……是的,也……也不全是……」   就在王荔梅吞吞吐吐的时候,冯可依好心地说道:「不过,工作的时候,尤 其是在名流美容院这样大型的公司里,最好还是穿一些比较正式的衣服。荔梅, 我和李秋彤没什么,就怕别人说闲话,会影响你的发展的。」   「谢谢你,可依姐,我忽略了。」   冯可依一边跟王荔梅聊天,一边擦桌子,每当身体一动,就感到没戴胸罩的 E罩杯巨乳在衬衣里摇来摇去、似乎要把衬衣顶破似的,心里不由又是欣喜又是 羞涩。   女人真的不能有自卑感啊……想起花雯芸教给自己女人美丽的秘诀,冯可依 深有同感,美容前的自己虽然美丽,但普普通通的B罩杯乳房一直是她深感自卑 的地方,而现在,拥有了一对傲人的E罩杯巨乳,冯可依感到自己好像一下子获 得了极大的优越感,面对其他美女,充满了自信,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心里 尽是令她吃惊的自豪和欣喜。   只是还没有适应切除包皮的阴蒂,令冯可依感到有那么一点美中不足。每当 路上的行人或商场里的人们伸长脖子偷看自己丰满而巨硕的胸部时,冯可依除了 感到欢愉外,身体还起了反应,感到一种兴奋的快感。可是,往往只是一个无心 的动作,身体摆动的幅度也不大,切除包皮的阴蒂便被内裤摩擦着,腾起一阵强 烈得几乎要脱口呻吟出去的快感,这令冯可依甚为不安,尤为苦恼。   就像现在,只是擦桌子这种轻柔的动作,穿在阴蒂上的银环稍稍摆动,拉动 着阴蒂微微伸展,摩擦着柔软的内裤。冯可依感到身体瞬间变得火热躁动,腾起 一阵爽美得受不了的快感,随后,脑中便不受控制地升起一阵绮念,不是想象被 寇盾压在身下,狠狠抽插爱液泛滥的小穴,便是回忆在月光俱乐部暴露身体的羞 耻画面。   ×××××××××××××××××××××××××××××××××××   下午,在与名流美容院各部门负责人汇报工作进展情况的会议上,以营业统 帅部部长余泽成为首的各部门负责人注意到冯可依的变化,不由眼前一亮,俱都 感受到冯可依与往前不同的火辣身体,纷纷不加掩饰地把目光逡巡在两座高耸如 峰峦的胸部上,不吝言辞地发出声声赞誉。   冯可依红着脸,尤其是网络营销部部长张勇的目光最为不堪,那种赤裸裸的 饱含淫欲的视线使冯可依升起一种错觉,好像自己赤身裸体地暴露在他针扎般的 视线下,被小西服、七分裤包裹的身体顿时起了反应,又是羞耻又是兴奋。   张部长好讨厌啊!用色迷迷的眼光看我,其他人没有他那么下作,可难保不 是掩饰得很好,只怕都在心里升起了龌龊的想法,想把我脱得一干二净,看个够 吧……脑中一旦浮起这样淫荡的念头,就再也收不住了,冯可依不断猜忖着各位 部长的真实想法,愈来愈感兴奋刺激,每当站起来讲解或摆动身体的时候,被内 裤摩擦的阴蒂上便腾起阵阵尖锐的快感,感到身体仿佛要被肆虐的电流击穿了。   在会议的最后阶段,余部长代为宣读了一则紧急人事变动,配合特别行动小 组构筑情报系统的信息测评部部长刘裕美升了半格,作为常务董事车钟哲的机要 秘书,调转到常务董事办公室工作。虽然今天的会议刘裕美没有参加,但因为信 息测评部的新部长还没有人选,因此,以后有关信息测评部配合特别行动小组的 工作,仍有刘裕美负责。   成为机要秘书,对刘部长来说是好事一件吧……对于泼辣麻利、一贯男人作 风的刘裕美,冯可依没有恶感,只是感到不那么女人。现在刘裕美成为了常务董 事车钟哲的机要秘书,不能像以往那样无所顾忌了,应该会逐渐恢复女人温柔的 一面吧!冯可依在心里为荣升的刘裕美祝福着。   ×××××××××××××××××××××××××××××××××××   「车董,天启投资公司的鞠启杰鞠总请求与您会面。」内线电话里传出刚刚 成为常务董事机要秘书的刘裕美那变得柔媚得多的声音。   「嗯,你去迎接!还是算了,你的装束不适宜在大庭广众下露面,你去准备 茶水,送到我办公室来,接待的工作交给其他秘书。」车钟哲按下免提键,漫不 经心地说着。   「可是……」   「没有可是,这是命令。」   在车钟哲不悦而变得凝重的气氛下,刘裕美颤声答道:「是……明白了。」   不一会儿,鞠启杰就在别的秘书的陪伴下,来到了车钟哲的办公室。   「车董,你好,呵呵……好久不见,气色还是那么好啊。」脸型瘦削、给人 以坚毅印象的鞠启杰被车钟哲让到沙发上坐下,发出西北汉子特有的豪迈笑声, 寒暄着。   「呵呵……鞠总也不赖啊,红光满面的。最近,铺天盖地的报导尽是你的新 闻啊!在金融这个领地,鞠总你是当之无愧的大鳄啊!怎么!忙得抽不出一点时 间吗?有多长时间没去我的俱乐部玩了,大家都很想你啊。」车钟哲也笑着,同 样刚毅的脸上浮起笑容,显得男性魅力十足。   「呵呵……瞎忙,这不是才抽出时间吗!正准备今晚找车董去玩玩呢!」   「我也有此意,那我们……」   就在车钟哲跟鞠启杰聊得兴起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几声轻轻的敲门声,然 后在一声娇媚的「打扰了」的女声下,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   刘裕美端着托盘,站在门口,稍微迟疑了一下,像给自己勇气似的吸了一口 气,低着头来到鞠启杰身旁,向鞠启杰鞠躬致敬。然后,徐徐跪下,把托盘里的 茶杯轻轻地放在鞠启杰一侧的茶几上。   「请慢用。」不仅声音在颤抖,手也是,茶杯里嫩绿色的液面在荡漾着。   「呵呵……车董,大白天的,连女秘书都打扮得这么性感动人啊!」随着刘 裕美站起来,向车钟哲那侧走去,鞠启杰看到刘裕美上半身穿着的藏蓝色的修身 秘书装西服里,一对高耸的乳峰把胸口系着彩色丝带的白色衬衣顶得隆起高耸的 一团,而下半身没有与之配套的职业套裙,只穿了条齐到大腿根部的黑色蕾丝丝 袜,在两圈蕾丝之间,赤裸裸的阴户裸露在外,露出一簇黑得发亮的浓密阴毛。   「请慢用。」   就在刘裕美把茶杯放在车钟哲面前,见他没有别的举动而感逃过一劫地松了 一口气、再次鞠躬致敬准备出去时,车钟哲突然伸出手,一下子就把手指插进了 刘裕美的肉缝里。身体颤抖着,扭曲着,刘裕美不敢反抗,承受着两根又硬又长 的手指在自己的阴户里毫不怜惜的抽插,也不敢发出一声拒绝的声音,羞耻地任 车钟哲在来访的客人面前玩弄自己。   渐渐的,阴户里响起「咕叽咕叽」的水声,刘裕美发出一声哀羞的呻吟,为 自己分泌出感到快感的爱液甚感羞惭。车钟哲拔出手指,向刘裕美举起濡湿发亮 的指头。刘裕美瞧着指头上沾附的湿亮亮的爱液,眼中闪过痛苦的挣扎,略微犹 豫片刻,便哀叹一声,慢慢弯下腰,柔顺地把车钟哲的手指含进嘴里,去舔自己 的爱液,像口交那样吮吸着。   车钟哲一边瞧着刘裕美闪动着羞耻的眼眸舔自己的手指,一边不无炫耀地对 鞠启杰说道:「鞠总,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个秘书让你见笑了,还没养成,正在 调教中。」   「车董,从哪里找的女秘书,看这小屁股扭的,还没调教完就这么够味,这 个女人不赖啊!真羡慕车董,在公司里也能享受一番。」鞠启杰饶有兴趣地看着 刘裕美半撅的臀部,似乎被下流的言语刺激到了,浑圆的屁股羞耻地摇晃着。   「这个女人叫刘裕美,前不久还是信息测评部主任,我呢!想在办公室养一 只母狗玩玩,便把她调过来,做我的机要秘书。」   「哦,高管出身啊!怪不得我在前面的办公室见到她时,她只是坐着向我行 礼,我还以为名流美容院浪得虚名呢!原来她还没有适应秘书的角色啊!车董, 机要秘书的制服就是下身只穿一条丝袜吗?你这个主意真不错,呵呵……」鞠启 杰两眼直冒光,盯着刘裕美的屁股。   车钟哲见鞠启杰对刘裕美似乎颇感兴趣,便说道:「目前还是上半身制服, 下半身丝袜,随着调教的展开,会逐步给她戴上狗项圈什么的,鞠总,喜欢这身 性感的制服,还是喜欢信息测评部主任的身份?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不打算玩一 会吗?」   「一会儿哪够啊!呵呵……」   「是我口误,鞠总,你随意,想玩多久就多久,呵呵……」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大笑起来,只留下拼命为车忠哲口交的刘裕美在一旁羞 耻地颤抖着身子,为自己沦落为可以随意赠送的礼物而心伤不已。   「那可不敢,尽尽兴就行,车董,你约我来有事吧!」鞠启杰瞄了一眼刘裕 美后,颇有深意地对车钟哲说道。   「是这样的,听说寇盾的公司,恒远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准备上市吧?」   车钟哲点点头,问道。   「嗯,最迟九月底吧!寇总是个了不起的人啊。」鞠启杰感叹地说着。   「话虽如此,不过,有鞠总出力,弄垮他的公司不算什么难事吧?」车钟哲 心头一紧,没想到鞠启杰一上来便称赞寇盾。   「这件事……之前贵公司的张真与我透过气,车董,实在抱歉,恕我不能答 应,像你规划的那样从根本上击垮他,夺取他的金钱和地位,实施起来有一些难 度,而且,呵呵……严重的资源浪费啊。」   察觉到鞠启杰似乎另有所图,车钟哲疑惑地问道:「资源浪费?」   「寇先生是个很有个人魅力、很有敛财手段的人,他要是晚几天找我商谈投 资上市的事,只怕我会沉不住气先找他的。」鞠启杰脸上浮起赞佩的表情,对寇 盾的能力充满敬意。   「鞠总,寇盾真的那么难对付!连你也不行吗?」见鞠启杰对寇盾的评价那 么高,车钟哲不免有些灰心。   「呵呵……车董,你没明白重点,我是投资商,看重的是利益。你说是冒着 风险把寇先生的公司夺过来,草草卖掉,还是每天都有大笔的收益拿,不但任何 风险地赚钱,哪个合算?不言而喻吧!」鞠启杰淡然一笑,看向车钟哲。   「当然是后者,可是……」   不待车钟哲解释,鞠启杰又说道:「恒远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是寇先生一 手创立的。寇先生的能力毋庸置疑,他真正厉害的是交际手段和精准的判断力。   寇先生的合作伙伴之一,美国的基诺集团今年获得了活体认证技术,走在全 世界前面。做为合作了几十年的伙伴,寇先生的公司有望在基诺集团的提携下开 辟全球业务,这对亚洲死气沉沉的金融市场来说,绝对是一场强震。「   「鞠总,我们能不能……」   似乎被车钟哲打断有些不悦,鞠启杰哼了一声,说道:「要不是有你这个老 朋友的面子,我才不会帮忙呢!你打算取代寇先生的公司与眼高于顶的基诺集团 达成共识吗?我试过了,不知道寇先生与基诺集团是什么关系,信用很牢固啊!   史密斯董事长明言寇先生不可缺少,只认可恒远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车 董,有基诺集团的提携,寇先生就是一只下金蛋的鸡,会给我创造无尽的财富。 「   车钟哲就像一个泄气的皮球,感到从未有过的气馁,想到与鞠启杰合作谋取 寇盾的公司这事恐怕要胎死腹中了,脑中一时升起踢在钢板上的感觉,没想到寇 盾的能量如此巨大,就连鞠启杰也深深地忌惮。往深再一思索,车钟哲不禁一阵 后怕,万一鞠启杰没有告诉自己寇盾的潜在背景,如果自己贸然对冯可依下手, 必然会引起寇盾的报复,以寇盾在美国的影响力,只怕自己会凶多吉少。   现在对冯可依的调教已经展开了,不可逆地改造了她的身体,所幸寇盾身在 美国,还不知晓,等他回国发现爱妻身上的种种疑点,必会勃然大怒,一旦顺藤 摸瓜地查下去,不难找出自己这个幕后黑手。   思虑到此,车钟哲不由吓出一身冷汗,脸上阴晴不定地考虑着。   突见鞠启杰一副老神自在、等待自己求助的样子,车钟哲陡然心事一松,心 想,我怎么忘了漫天要价坐地还钱这事了,鞠启杰这是在增大砝码、想要从我身 上获得更大的利益啊!他肯定有办法帮我逃过这一劫,甚至还有可能弄垮寇盾, 帮我把冯可依弄到手……   做出一副淡然的表情,车钟哲问道:「鞠总,寇盾的公司上市后,市值大概 是多少?」   嘴角向上一斜,鞠启杰笑着说道:「上市后,公司草草卖掉的话,十亿有人 抢,我说的是美元,因为恒远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是以董事长和夫人共同的名 义注册的,上市后保有百分之四十的股值,粗略算算,寇盾实际拥有的财富大概 在十五亿吧!」   「竟然值这么多。」车钟哲咬牙切齿地说着,越来越感到自己这回是踢到钢 板上了。   「呵呵……车董,你与寇先生有什么不可调节的矛盾吗!我要是你,就不会 主动招惹他。」鞠启杰的脸上明显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   「我与他素不相识,说不上有什么矛盾,相反,我倒很羡慕他。」   鞠启杰来了兴趣,追问道:「羡慕?」   「不错,他拥有了我一直想占有却寻觅不到的东西,对他,我不仅是羡慕, 还很嫉妒,真是个运气好的家伙啊。」车钟哲长叹了一口气,眼里流露出迷醉的 光芒。   「你羡慕的是寇先生有一个比他小二十多岁的妻子吧!据说他妻子名叫冯可 依,正被贵公司委托,从事情报系统再构筑的业务,好像结婚没多久,是个难得 一见的美女。」鞠启杰凭记忆说道。   「不错,冯可依暂时在这栋大楼里工作,预计工作到十月份。说来也巧,我 找了一家小公司,为我公司构筑新的情报系统,谁曾想,冯可依恰恰是这家公司 的金牌分析师,而且又恰恰被他们公司派过来,这不是天降机缘吗!没有不吃的 理由。」车钟哲简要介绍一下冯可依在名流美容院工作的来龙去脉。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车董,让你这么一说,我倒真想见一见冯可依。   寇先生有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娇妻,没有放在自己的公司里养起来,而是 任其在外面自由发挥,看来他很爱他的妻子,不想让妻子成为失去灵性的金丝雀, 同时,也能看出寇先生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这样的人弱点极少,不好对付。 「鞠启杰眼中一亮,似乎对冯可依很感兴趣。   「公私分不分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要是我有这样极品的女人,我是绝对 不会让她离我半步的。」车钟哲又发出咬牙切齿的声音,对寇盾空有冯可依却不 会享用颇为不爽。   「好了,车董,我知道了,呵呵……你和冯可依之间一定有什么故事吧!莫 非,莫非你们早就认识,被寇先生横刀夺爱了?」鞠启杰忍住笑,劝道。   「鞠总,你想到哪去了,我和冯可依,一点关系都没有。」车钟哲惊愕地看 向鞠启杰,眼中有些恼羞成怒。   「呵呵……真的吗?好吧,好吧,姑且当它是真的,说说吧!车董,你有什 么计划?如果可行的话,哪怕对手是恐怖的寇先生,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我一 定帮你,不过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亏本买卖我是不做的。」鞠启杰拍拍车钟哲的 肩膀,浅笑过后,眼中寒光一露。   如果我把调教冯可依的事告诉鞠启杰,出于利益的考虑,他可能会把我的计 划泄露给寇盾。哼,这个贪婪的家伙,假如我的砝码够大,比如,让这家伙先筹 划一下如何弄垮寇盾,在做出一些实质性的事情之后,我把冯可依借给他,让他 感受一番冯可依无以伦比的M魅力。想必以他S者的嗜好必定会乐此不疲,就会 和我成为真正的伙伴来一起对付寇盾了……   思索片刻,觉得除了与鞠启杰共享冯可依外没有其他办法的车钟哲忍着肉痛 说道:「哪有什么计划啊!这不是求到鞠总你身上了吗!这事先不提,鞠总,这 几天请务必赏脸到我的俱乐部来,除了刘裕美之外,还有一个正在接受调教的, 是冯可依的闺蜜,叫王荔梅,还算能入眼,也是一个分析师。因为晏雪刚刚被卖 掉,这两人是新近补充进来的。」   「刘裕美就挺不错的,加上没见过面的王荔梅,车董,手笔不小啊!一下子 就弄进来两个。呵呵……我很长时间没出去玩了,很怀念在你这里调教林冰莹和 晏雪的快乐时光啊!车董,你安排吧!我随叫随到,很期待能重温一下当年的感 觉,呵呵……」               【未完待续】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