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隐婚之祸 (二十九) 》全本完结版


               第二十九章   伴随着视频中女人连声答「爽」。娄珊雨拍了拍罗乐道:「我也喜欢这样子, 下次你打我时候也这么问好不好?」见罗乐一瞬不瞬地盯着屏幕点头,甜甜一笑, 接着陪他一起往下看。几分钟后,视频中那男人在女子身体里放了一枪,接着抽 身离开,将女人的桃源洞和菊门暴露在镜头前。罗乐看到女人的菊门处有一个接 近透明的圆疙瘩,正想发问,就见那圆疙瘩越来越大,没几秒钟,「啪嗒」一下 掉在了床上。娄珊雨抬眼看... [阅读最新章节]

隐婚之祸 (二十九)

               第二十九章   伴随着视频中女人连声答「爽」。娄珊雨拍了拍罗乐道:「我也喜欢这样子, 下次你打我时候也这么问好不好?」见罗乐一瞬不瞬地盯着屏幕点头,甜甜一笑, 接着陪他一起往下看。几分钟后,视频中那男人在女子身体里放了一枪,接着抽 身离开,将女人的桃源洞和菊门暴露在镜头前。罗乐看到女人的菊门处有一个接 近透明的圆疙瘩,正想发问,就见那圆疙瘩越来越大,没几秒钟,「啪嗒」一下 掉在了床上。娄珊雨抬眼看了看罗乐,见他面带茫然,得意地道:「没见过吧?   那是肛门塞!「往上蹭了蹭身子,在他唇上轻轻一吻,柔声道:」我也喜欢 这个,下次咱们试试?「   罗乐看得诧异,闻言更是惊讶,问道:「这也行?你还喜欢什么?」   娄珊雨笑而不答,连续在平板上找了十几段或几分钟、或数十分钟的视频放 给罗乐看。罗乐从女人为男人口交、蒙眼捆缚、污言秽语、乳交足交一直看到情 趣玩具、两男一女混战,上面目瞪口呆不说,下面那条大枪也一点一点地又硬了 起来。娄珊雨将平板交给罗乐,自己用手缓缓套弄他的大枪,媚眼如丝地道: 「这些我都喜欢,就等着你陪我一样一样的玩!」稍停了停,狡黠一笑,道: 「其实,我有个最喜欢的项目,就是不知道你肯不肯?」   罗乐被一段段视频搅得情欲荡漾,得了娄珊雨的邀约更是心旌摇晃,听她发 问,忙回问道:「什么项目?」   娄珊雨再找到一段视频,点击播放。   视频中一个男人趴在一个女人的双腿之间,不停地舔舐吮吸女人的桃源蜜洞, 啧啧有声。娄珊雨用舌尖舔了舔罗乐胸前的小豆,轻噬下唇,问道:「亲爱的,   不知不觉间,罗乐已经看了一个多小时的自拍视频,不应期渐渐过去。此刻 被娄珊雨一舔,身体里像是过了几股电流,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想起自己唯 一一次舔舐王梦丹的桃源时尝到、嗅到的那种沁人心脾的味道,忽然有种抑制不 住的冲动。将平板电脑丢在一旁,一个翻身将娄珊雨压在身下,先给了她一个舌 吻,接着学足她在门厅处舔舐自己全身时的模样,一路向下亲去。   罗乐想留些气力主要攻击娄珊雨的桃源,因此这一番亲吻舔舐只是如同走了 个过场,点到即止。而在抚摸她的双手上却是下足了功夫,不但全面,而且细致, 毫寸皆至,无一处遗漏。他也算与诸多女人亲昵过,但还从未像现下这般用心爱 抚过谁。娄珊雨为他服务备至,他也就存了投桃报李的心思,将刚才视频中看到 的男人手法一一效仿用出。娄珊雨被他弄得娇喘连连,忍不住主动分开腿催促道: 「亲爱的,还等什么呢?快帮我舔舔下面!」   罗乐用双手把住娄珊雨的双腿,在她小腹重重一吻,继而离开,仔细观瞧她 向自己完全敞开的美丽桃源。只见这桃源洞口并不像王梦丹的那么粉嫩光滑,也 不像江伊的那般肥厚丰润,而是如同一只被水打湿的红中泛青的美丽蝴蝶振翅欲 飞。在蝴蝶的身体中间,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被许多乳白色浓浆遮蔽了的小巧洞口, 正在一张一合地向外排水,将浓浆一点点冲淡。   罗乐离得近,不但看得清楚,而且将桃源洞的气味也嗅了个仔细。那气味与 王梦丹的大有不同,香气减半,腥臊倍之,嗅尚不佳,何况舔舐?可这本该是让 人难以接受的不佳味道却偏偏让罗乐的欲望之火燃烧的更加猛烈,胯间大枪从微 软变成全硬,唇舌也不由自主地向着那只蝴蝶凑过去。   娄珊雨分着双腿,久候罗乐而不至。低头见罗乐正盯着自己两腿间的私密处 一点点靠近,面上既无欣喜也无兴奋,恍然想起自己刚才被他内射后还没清理, 不由暗责自己疏忽。忙将双腿一合,起身抱着罗乐的头脸甜甜蜜蜜地亲了几口, 撒娇般嗔怪道:「哎呀!你这人真是的,我疏忽了你就提醒我嘛!怎么能让你亲 刚刚射过的地方呢!」扫眼发现他的大枪如哨兵般挺得笔直,心中对他的表现暗 暗得意,嘴上却只字不提,顾左右道:「刚才你强奸人家,该是累了。这次,换 我强奸你,也让你享受享受!」说完,将罗乐推倒在床上。   罗乐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尝试,却在即将触到娄珊雨桃源的时候被她打断, 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不甘道:「你不用我舔了么?」   娄珊雨双腿分开,跪在罗乐身体两边,用手扶着他的大枪,一边缓缓向下坐, 一边微吐香舌道:「那是开胃前戏,可我现在心急,想吃主菜了!」   娄珊雨话没说完,罗乐大枪的枪头已经在她的带领下刺入了桃源。她抬头眯 眼,发了声长长的呻吟,然后皱眉切齿,猛地向下一坐,将罗乐的大枪整根吞进 了下体。女上男下的姿势使得大枪进的极深,给娄珊雨带来的饱胀感也是前所未 有。她似乎感觉到大枪变成了一条有生命的巨龙,正用龙须在她桃源深处的花心 上时轻时重地不断磨蹭。轻时,整个洞底一阵瘙痒;重时,花心及附近略略有些 疼痛。无论是痒是痛,都会从洞底花心带出一蓬春水,积聚在桃源洞中,烫得她 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罗乐感觉娄珊雨的桃源洞似乎比适才要紧窄了许多,里面层层叠叠的包裹以 及无处不在的吮吸感也更加强烈。娄珊雨虽然一直仰着头、僵着身子不动,但她 的桃源洞却一直在一缩一缩地紧握他的大枪。罗乐曲起双腿,试着缓缓活动腰臀, 用自己小腹上的卷曲毛发去磨蹭娄珊雨桃源口外的蜜豆。这招数果然奏效,娄珊 雨被刺激得大声呻吟,小腹也跟着一下一下抽搐。桃源洞壁与大枪的贴合随着这 动作变得不再那么紧密无间,汩汩春水顺着罗乐的大枪肆意流淌,将两人的结合 处浸得湿漉漉的,给本是无声的摩擦加了些带着水肉拍击声的淫靡。   娄珊雨还是第一次遇见尚未开始动作,双腿便开始酸软的情况,心知再不行 动就会让罗乐吃的死死,于是咬着牙强忍住下体的酸麻,双手在他的胯骨上做了 支撑,缓慢地上下动起来。娄珊雨的桃源洞紧握着罗乐的大枪,上上下下的不断 套弄。罗乐要仔细分辨,才能感觉到此时与她小嘴含弄大枪时的不同。一时也想 不明白究竟是娄珊雨口活技术上佳还是她桃源洞的吮吸力实在太强,只觉得魂儿 都要被她从大枪的缝隙处吸去了桃源洞里。   娄珊雨的动作逐渐加快,身子上下的幅度也越来越大,如同一名骑在尚未驯 服的烈马上的女骑士,正在与胯下的神骏作着激烈的斗争。她的长发丝丝缕缕从 背后垂落到身前,继而被胸口荡漾澎湃的波涛打散,向侧边搭在香肩上,亦或飞 舞在空气中。罗乐将这美丽的动态尽收眼底,忽然明白了娄珊雨为什么出门时不 穿内衣。她的双乳实在太过丰硕,就这么平散在胸前尚且引人侧目,若是再有胸 罩聚拢,恐怕会使得无数男人失鼻血过多身亡,实在是太过胸残!有胸如此、如 蝴蝶般的桃源又是极品舒服,再加上刚才罗乐细细抚摸时候感受到的如缎子般水 滑细腻的肌肤,真是不折不扣的床上尤物!他觉得「人不可貌相」这句俗谚说的 就是娄珊雨,面相一般,但若比起身躯来,实在是太过优秀!   娄珊雨不知道身下的烈马竟然在脑中转了这许多念头,只知道自己再也坚持 不住,双腿一软,跌坐在罗乐腿上。桃源洞再次将硬挺的大枪连根纳入,舒爽无 比,却也更加重了腿上的酸软,颤抖着呻吟了几声,再难挪动。罗乐见她情状, 双腿向上一顶,双手扶着让她伏在自己身上,腰臀用力,凶猛地将大枪一下下插 入拔出。开始时,娄珊雨还能自己用手支撑着身子,可数十下后就没了力气,瘫 软在了罗乐身上,断断续续呻吟着任由他施为。   罗乐一阵狂插猛干,觉得全身的舒爽渐渐往小腹处聚集。正准备再接再厉, 一鼓作气干到泄洪,忽然听到不知什么地方发出「咚」的一声撞击。声音不大, 但离得却是极近,好像就在卧室里。罗乐吓了一跳,抱着娄珊雨猛地坐起,喝问   罗乐刚刚喝问出口,又有断续的撞击声传来,只是声音比刚才小了很多,听 上去有些遥远。娄珊雨喘息着埋怨道:「是邻居家在装修,不要疑神疑鬼啦!快 来嘛!我被你搞得好舒服!」   罗乐受了惊吓,大枪比适才略软了些,已经聚集的喷涌也瞬间退了回去。一 边缓缓在娄珊雨体内抽送,一边侧耳细察,听那声音时有时无,内中偶尔还夹杂 了类似于钻头的声音,这才放下心来,故态复萌、大力冲刺。骑在罗乐身上的娄 珊雨得了缓冲的时间,体力也稍有恢复,见他动作放缓,于是再次主动扭腰摆臀。   床上气氛复炽,不多时,罗乐便忍耐不住,紧紧抱住身上妇人,一泻千里。   娄珊雨被他的大枪撑得欲仙欲死,整个人瘫在他身上动弹不得,两个人就这 么合而为一地依偎在了一起。过了许久,罗乐感觉大枪逐渐变小,从娄珊雨的桃 源洞中缓缓滑出,遂在她鬓角吻了吻,想起身去冲洗一下。谁知娄珊雨从鼻腔中 发出几声无意识般的哼哼,竟是已经睡着了。他不忍惊动,只得放弃初衷,不多 时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罗乐被胯间传来的丝丝舒爽从梦中唤醒,睁眼看见娄珊雨正 伏在他两腿之间,手握长枪,吮吸得啧啧有声。娄珊雨见他醒转,望着他柔媚一 笑,不发一言、向后躺倒,双腿分成一个大大的M,将略有些红肿却依旧汁液淋 漓的桃源洞完全暴露在情人的眼前。罗乐见状知意,看看自己的大枪已经被妇人 吸得勃起,于是再次合身扑上。   如此又是几番云雨,几番休憩,直到夜幕低垂。罗乐每次硬起,娄珊雨都有 新姿势新招数应对,直教他欲罢不能、贪恋不已。最后一次,已然射无可射、疲 不能兴,却还在妇人肚皮上乱拱。娄珊雨只知道罗乐本钱雄壮,却不知他能如此 反复勃发、坚持竟日,腿间的娇嫩花蕊业已不堪蹂蹋,但见情人痴迷自己的身体 和手段,心里像吃了蜜一般甜适得意。将酸软的双腿双臂张开,八爪鱼似的将罗 乐箍住,亲昵道:「亲爱的,我就要被你干死了!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你这么强 的大鸡鸡呢!以后我老公只要出门诊,我就给你打电话,请你来我家搞我,好不   罗乐听着妇人的温言软语,不迭点头。刚要开口说话,忽然听见唐嫣的声音 从他的裤子里朦朦胧胧地传来。   「罗乐哥……你在干什么呢?罗乐哥……我问你话呢!来电话了,你倒是快   罗乐今天不知发射了多少次,精华尽丧,连反应都慢了许多。还是娄珊雨抿 唇一笑,提醒道:「不接电话?还愣着干什么?说不定是窦哥让你去接他呢!」   罗乐这才醒起这声音是今早唐嫣设定的电话铃声,赶忙下床翻出电话接起。   那端果然是窦总,听声音似乎有些喝多了,大声说了一个地址,吩咐罗乐去   罗乐唯唯答应,挂掉电话才反应过来,窦总说的地址貌似就是自己和江黄二 女吃饭的那个会所。   罗乐拿着电话在地中间发愣,床上的娄珊雨慵懒地伸了个懒腰,问道:「马 上就要走么?这都一天没吃东西了,咱们到楼下面馆吃碗面,你再出发吧?」   娄珊雨不问,罗乐几乎忘却了。听她一说吃饭,忽然想起上午电话里,她在 电话里和老公约了晚上一起在外面吃饭的事,忙摆手道:「不用了,窦总催得急, 我得赶紧走。」说着话,做贼般偷瞥了眼墙上挂着的结婚照,嗫喏道:「……他 ……就快回来了吧?」   娄珊雨见罗乐情状,心内暗笑他胆小,脸上却做出幸福状,起身站在窗边, 勾手将他的头搂在胸前,腻声道:「以后我这里就是你的第二个家,床上有你的 位置、屋子里有你的位置、心里也有你的位置。你呢,想我了就随时打电话来约, 别管那绿头巾!」说完,在罗乐手中取过他的手机,将自己的号码存了进去,又   罗乐感受着娄珊雨的柔软波涛,心中虽对她那未曾谋面的老公略有歉疚,但 得意的情绪还是占了绝大部分,咧嘴一笑,分别在她的双峰上啃了几口,抬头道: 「好,那我先走了!」手脚麻利地穿好衣裤,对着衣柜上的穿衣镜略微整理,红 了脸道:「那我改天再给你打电话?」   娄珊雨已经在床上玉体横陈,只扯了被子盖住自己的小腹,大部身体裸露在 外,笑咪咪地看着罗乐整束。待他发问,假嗔实喜、含羞带媚地白了他一眼算作 回答。罗乐挠挠头,又弯腰过去在她的身子各处分别亲吻了一番,最后与她唇舌 交缠了足有一分钟,才依依不舍地离去。娄珊雨目送罗乐离开,听见闭户门咣地 一声关上,又将眼光收回到正对着的穿衣镜上,见自己面如春水,身上肤红若花, 抬手握了握被男人抓咬得有些作痛的乳房,扑哧一笑,道:「冤家!足足一天,   罗乐七拐八拐找到车子,坐在座位上掏出手机把唐嫣的语音铃声换成正常的 铃音,才开车出了小区。这时正是下班时间,车多人多,又加罗乐奋斗整日,踩 刹车和油门踏板的双脚如同踩在棉花上一般,更是不敢快开,只顺着车流慢慢行 驶。一路上回想今天床上的疯狂,犹自回味不已。开了近一个小时,终于来到那 晚与江黄共聚的会所门前,想想那晚之后的经历,真有些如梦似幻的感觉。   会所的停车场此时停满了车,罗乐好不容易找到个车位,停了车直往大堂去。   进了大堂,就看见一侧的沙发上坐了五六个人,正饶有兴致地谈笑。他拿出 手机,准备告知窦总自己已到,沙发上正对着门口坐着的一个人忽然起身向他招 呼道:「是不是来接窦总的小罗啊?」   罗乐见那人面生,于是只点了点头,犹豫着没有答话。那人见罗乐点头,脸 上灿然一笑,向他招手道:「来这边坐吧,咱们都是来接人的。刚才窦总对我说, 让我盯着点。要是你来了,让你等一下,他马上就出来。」               (未完待续)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5-7-30 21:58 等了好久才更新哦  罗乐本钱雄厚  初尝鲍鱼  在雨珊的调教下准备横扫各个淫妇吧 娄珊雨和罗乐做爱时候,她的老公就在衣柜里,娄珊雨的老公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淫妻狂,喜欢看老婆被别人的鸡巴奸淫。 金币 2015-8-3 09:59 楼主这更新速度有点太慢了吧,大家都把前面的情节忘了,每次还得把前面的文章找出来复习一下!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