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想之都 195 》全本完结版


             Chapter 195 伺候   「啊……呵呵……啊……嗯……嗯……嗬……」   随着司徒帼英往上的步伐,女子的笑声渐渐放缓。再往上几步,声音已经显 得十分清楚,司徒帼英似乎已经离那女子非常接近了。   司徒帼英贴在楼梯后面,慢慢地探出头去往上看,只见一对年轻男女搂在了 一起。   女的穿着米色外套和红色的衬衣,应该是大堂那里的接待员;男人穿着一套 黑色的工作服,估计也是大堂那里的侍应。   两人搂在一起厮磨着... [阅读最新章节]

梦想之都 195

             Chapter 195 伺候   「啊……呵呵……啊……嗯……嗯……嗬……」   随着司徒帼英往上的步伐,女子的笑声渐渐放缓。再往上几步,声音已经显 得十分清楚,司徒帼英似乎已经离那女子非常接近了。   司徒帼英贴在楼梯后面,慢慢地探出头去往上看,只见一对年轻男女搂在了 一起。   女的穿着米色外套和红色的衬衣,应该是大堂那里的接待员;男人穿着一套 黑色的工作服,估计也是大堂那里的侍应。   两人搂在一起厮磨着,左摇右摆地在原地转着圈子。当女子脸朝外背对着司 徒帼英而站的时候,她才发现女子下身那西装裙早已不知去向。一双笔直的美腿 在肉丝之下显得那么的性感迷人,连司徒帼英自己都忍不住盯着看上几眼。   男子一下子撕开了女子的袜裤,伸手越过白色的蕾丝内裤直捣黄龙。女子顿 时头部一仰,双腿自然地分开,嘴巴里的声音突然消失了。   司徒帼英不知怎的居然没觉得尴尬,反而不想离开了。她看着眼前男女缠绵 的画面,全身都好像发麻的样子。   未几,司徒帼英就开始用舌头轻轻舔了舔自己的上唇,双脚开始一小步一小 步地又往前挪了挪,最后贴着楼梯拐角的墙壁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   那女子侧身对着司徒帼英,胸前的衣衫已被拉起,一对肉球在司徒帼英眼前 「扑通扑通」地上下摇动着。男子脱掉了外套蹲了下来,拉起女子的一条腿搭在 肩膀上,两根手指继续没入在女子的小穴里。   「嗯……嗯……」女子低声嘤咛着,一手扶着身旁的栏杆,眉头紧锁眼睛紧 闭着。她那条被抬起的细长美腿上穿着黑色的高跟鞋,尖尖的鞋尖在空中不断地 颤抖着,「嗯、嗯……」   「这两人是新来的吗?不知道规矩吗?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会被直接辞退吗? 还是他们后面有人?」刚才司徒帼英还闪过这一连串的问题,但是当她看到男女 二人的举动时,早就忘了这些事,只懂得目不转睛地看着。   「嗯,嗯,呜呜……」女子的声音开始加大,她突然瞪大了眼睛,用左手捂 住了嘴巴。但是一连串声音仍旧从手指缝里挤了出来:「呜……唔……嗯、嗯、 啊……」   随着女子的叫声,司徒帼英又仿佛听到了被郭玄光鞭打时自己的叫声。   她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画面让自己念念不忘,她也干脆默认了,心里反而享受 起来。   司徒帼英听到的和想到的声音渐低的时候,男子已经放下女子的腿,利索地 脱掉了衣服,一根雄壮的阳具就直直地对着女子而立。   女子盯着男子,脸上好像有些不愿的神色。但是她的身体却慢慢下滑,直至 蹲了下来把那阳具送入了口中。男子双手抱着女子的头部发出长长的一声叹息, 缓缓地将臀部摆动起来。   「啧……啧……」女子的嘴巴里发出吮吸的声音,那声音仿佛汇聚成人形飘 至司徒帼英的身旁,开始卸下她的衣服。看着看着,司徒帼英觉得自己也好像已 经赤裸着一般,全身上下开始觉得炽热无比。   不知何时,女子嘴巴里的声音又再加大。那是因为男子已经站了起来,两人 的舌头缠绕在一起厮膜着。然后男子拉起了女子的一条腿,拨开内裤站着就把阳 具送入了小穴里。女子顿时又再仰着头捂着嘴巴,半空中的小腿随着男子的节奏 摆动起来。   司徒帼英看得浑身都充满了痕痒的感觉,身子好像要跟着那两人的节奏一起 摆动的样子。她紧咬着下唇,看着男子的肉棒一进一出,身体好像有了被郭玄光 鞭打时的感觉。   这时男女二人已经换了位置,女的向着司徒帼英弯身向前而立,男的则转到 女子身后抽插着。每当男女二人的身体前后摆动一次,司徒帼英就觉得好像有条 鞭子落在身上。男女两人摆动得越快,司徒帼英身上的鞭子就越快,让她的呼吸 也渐渐加快。   「嗯……嗯……啊、啊、啊……」刚才一直捂着嘴巴的女子终于按耐不住, 开始大声地浪叫起来。就是这么一叫,让司徒帼英觉得好像那滚烫的蜡浇在身上 一般,她情不自禁地夹紧了自己的双腿,甚至还「嘤咛」一声差点叫了出来。   这下子轮到司徒帼英捂住了嘴巴,不过她的双眼依然是直视着交欢的男女, 好像不舍得离开似的。   随即男女二人好像转到了楼梯的一边,司徒帼英不知是忘了还是不敢再往上 一步,只是伸长了脖子在看。不过此时男女两人的身体已经从司徒帼英的视线里 消失,只剩下女子的一段小腿斜踏着地面,鞋跟还不时地敲打着地面。   虽然看不见,但是女子那销魂般的声音依然不断地传入司徒帼英耳朵里。   司徒帼英只觉得眼前一晃,又回到了那天扮成电波人被凌辱时的画面。她的 双腿仿佛又被铁链绑住,下体里突然又有了什么东西要涌出的感觉。   司徒帼英不禁心里一紧,把手伸进了裙底一摸。虽然是隔着袜裤,但是她已 明显感到自己的内裤已经湿了。「不行!怎么会这样!我不能再呆在这里了!」   心里一惊的司徒帼英顿时清醒过来,赶紧蹑手蹑脚地按原路返回。   当厚实的防火门彻底关上的时候,司徒帼英这才舒了口气。她稍微整理了一 下思绪,赶紧又推开那不起眼的小门回到酒店内部的走廊往更衣室而去。   没等司徒帼英多喘口安稳气,一打开储物柜柜门的时候她就发现手机正在震 动。「这么巧?我一赶回来就有电话来了?不对啊!现在这个时候谁会打给我? 而且我这是新开的号,没有人知道啊!」   「司徒啊,还没走吧?如果还在酒店里那就赶紧上来帮帮忙吧?」   「经理?」这是一个算是意外又算是不意外的电话,司徒帼英也不清楚是怎 么回事,总之就是让她赶紧上去一个客房里帮忙。   「你应该刚下班,还在更衣室吧?我正在电梯里,你要我带你上去还是自己 上?」   这突然而来的电话让司徒帼英没有细想的空间,她以为是什么急事,就道: 「我自己上去吧,待会儿见!」   于是司徒帼英衣服也没换,直接就乘电梯前往经理吩咐的一间VIP套房。   她到达的时候房门虚掩着,她想着应该是经理已经到了,就推门而入。   房间里的灯都开了,整个前厅是灯火通明,就是不见人影。司徒帼英叫了两 声「经理」没有人回应,于是就推门走入大厅,不过仍是没人应她。接着她好像 隐约听到走廊那边有人叫了两声,于是又推开另一扇门从大厅穿过走廊走到了走 廊尽头的一间房间。   司徒帼英一打开房门,里面只有壁灯那柔和的光线,一刹那间的光暗转换让 她的视线好像突然模糊了。就那么一两秒的时间,她只觉得什么人拉着自己进入 了房里,还说着「行啊,这么快,还这么正,果然有效率!」,但是那不是经理 的声音。   等到司徒帼英看清楚的时候,原来身旁站着的是两位裸男,惊道:「你们、 你们是什么人?经理呢?」   其中一位裸男道:「我们当然是客人了!这种时候经理也不用在场了。   不过他果然没乱吹,这么快就又找来个这么正点的,行啊!「这人边说边站 在了身旁的一张床上,用手拽着司徒帼英的头发就把她往床边拉。   「不……啊……等等……啊、痛啊……等……」吃疼的司徒帼英被拉到床边 面对着裸男而立,没等她反应过来,另一位裸男已经在她身后拉起了她的裙子。 「唰」一下司徒帼英的裤袜就被撕开,裸男的手已经伸入了她内裤里面。   「不……不……」不等司徒帼英有分辨的机会,站在床上的裸男扯着她的头 发硬把她的头往自己的阳具那压,一下子就把高昂的肉棒送入了她的嘴里。   「唔……唔……」司徒帼英的双手又要撑着床面让自己站稳又想推开那男的, 真的是左右为难。   后面那裸男的动作也是迅速,伸手在司徒帼英阴部一抄后笑着道:「这婊子, 都已经湿了,那更好,省得浪费时间!」   「不是……不是的……」司徒帼英脑子里大声分辨着,可惜嘴巴却被肉棒堵 住说不出话来。接着她就感到腰部被身后的男人一托,内裤随即被拉起,一根滚 烫的阳具就瞬间没入体内。两位裸男似乎早已是蓄势待发,一前一后猛烈地干了 起来,根本不让司徒帼英有喘息的机会。   「这……这……难道这帮忙就是好像以前那样的那些……派对……」司徒帼 英有些恍惚,脑子瞬间短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正当司徒帼英思绪一片混乱的时候,刚才偷窥时的兴奋又被两人剧烈的动作 带起,强烈的快感一发不可收拾,源源不断地冲击着她的大脑。   「唔……不……嗯……不行的、这不行……唔……」司徒帼英似乎还想抵抗, 但是身体的反应让她是左右为难,只能勉强站着犹如木偶一般让两位裸男摆布。   看着司徒帼英欲拒还迎的动作,两位裸男更是兴奋。身后的那位冲刺了一番 后,床上那位跳了下来,将司徒帼英抱在空中从前面插入。只见司徒帼英闷叫了 两声,一双美腿穿着高跟鞋在空中胡乱踢了几下,接着就剩下重重的喘息声。   随着肉棒的抽插,裸男抱着司徒帼英一颠一颠地向一旁的沙发走去。另一人 此时已经坐在沙发上,正等着司徒帼英的空降。   于是站着的裸男顺势从半空中卸下司徒帼英,让她背对着另一人分开双腿坐 了下去。坐着的那人用双脚把司徒帼英的双腿尽可能撑开,用大腿顶起她的身体, 那根肉棒就继续在她的小穴里抽插。   「嗯……不……嗬、嗬……呜……」司徒帼英额头渗汗,嘴巴里不时发出几 声低鸣。一头长发随着身体的上上下下飞舞着,眼神开始有些迷乱。   坐着的裸男干得性起,干脆抱着司徒帼英站了起来继续干。另外一人也从前 面靠了过来,一前一后夹着在半空中的司徒帼英。两人就在空中把司徒帼英递过 来递过去,一前一后地轮番干着。   不光是前后,接着司徒帼英觉得自己好像站在了地上,继而又好像躺了下来, 接着又趴在了床上。两个裸男的身影是无处不在,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高高低 低,总之就是让她一直处在那欲望的浪峰上。   等到司徒帼英清醒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身上虽然还有些衣物, 但是那个样子比没有更加难堪。关于刚才的事,司徒帼英没有和「强奸」等字眼 联系起来,反而在想:「刚才、刚才我是……难道以后就要这样?玲珑她们不在, 那我不是要常常伺候经理的客人?」   这时经理的短讯到了,告诉司徒帼英可以在这房间过一晚,明天再走。   「过一晚?难道……难道……难道还有人?」司徒帼英觉得自己心里突然涌 起兴奋的意思,顿时从床上跳了起来。   半晌,偌大的套房里还是只有司徒帼英一人,现在早已是凌晨时分,恐怕不 会再有什么人出现了。经理的短讯应该就是普通的一条短讯,没有其它意思。   司徒帼英像是带着一丝遗憾走入了浴室,她特意把水温调得很高,一条条细 长的水柱从花洒头里喷洒而出的时候犹如带着白雾一般。只见她举着花洒头对着 自己高挺的乳房,还有意让中间的一条水柱刚好射在乳头上。   「嗯……」滚烫的水柱顿时把司徒帼英的乳房喷得红润起来,但她没有退却, 反而有种享受意思。司徒帼英拿着花洒头轮番对着自己两个乳房喷洒着,那高温 将她带回了那天郭玄光往她身上浇蜡时的情景,嘴巴里又开始不断发出低沉的声 音:「唔……嗯……」   从浴室出来以后,司徒帼英才总算恢复了平静。既然经理也说了,她就干脆 待在房间里了。第二天司徒帼英不用上班,她等到退房的时间才离开。刚走出酒 店的大门,经理居然开着辆开蓬跑车「嗖」一下出现道:「美女,今天不用上班, 下午陪我去打打球吧!」   「嘿嘿,兄弟啊,你最近是学婊子立牌坊吗?我看你除了书本就往球场跑, 那么正经干啥?之前那些妞儿怎么没听你提起了,都吹了吗?」郭玄光被郭晓成 弄得又好气又好笑,一把推开郭晓成道:「你说得好听一点不行吗?什么婊子立 牌坊的,学习这事是天经地义好不,我们是学生。不,应该说我是学生,没资格 像你那样住在花果山里啥也不愁!」   「咱们两兄弟还分彼此,我是猴儿你也跑不了,哈哈哈!对了,我之前给你 的球杆还在吧?待会儿一块去玩玩?下周我爸让我陪他跟那个什么局长打18洞, 我可得先练练,要不就忘了怎么打了!」   郭晓成的球杆当然在,郭玄光可是把它保管得好好的,连动也不敢动。   他没料到郭晓成还有心血来潮的这一天,此时想处理一下球包里赵盈留下来 的东西已是来不及了。   去往球场的路上,郭玄光心里祈祷着郭晓成不要发现包里的东西。如果被发 现了郭玄光就准备找个借口推搪过去算了,实情是无论如何也不便透露的。   幸亏后来郭晓成也没有乱翻包,只是拿起球杆就打。   其实从学校开始郭玄光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来到球场后更是无心打球, 随便摸了两下就停了下来。他的心思都在郭晓成球包里的东西那,有意无意地就 把目光往球包上扫射一下,生怕东西会掉出来一般。郭晓成当然没留意郭玄光的 样子,只是顾着打球。   正当郭玄光望着球包发呆的时候,远处走来一个男的,肩膀上的球包居然和 郭晓成那个是一模一样的。这款球包可是限量版,平时难得一见,今天居然碰上 了,引得双郭不禁看了看。   球包也就算了,双郭这一看居然发现男人后面的是司徒帼英,两人的心情顿 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郭玄光想起之前的事,此时真的是冤家路窄,心里自然 是七上八下的;郭晓成哪晓得SM游戏的事,看见美人自然是心里一喜,还马上 琢磨着司徒帼英和那男人的关系,看看是否自己还有些机会。   当司徒帼英接近的时候,郭晓成已经抢着说话:「呵呵,怎么这么巧啊!难 道司徒是高手,之前藏着不让我们知道?」   司徒帼英一本正经道:「哪里,我不过是跟班的,以前从来没玩过!」   经理看到司徒帼英碰上熟人,也没有打搅,自己就在一旁打球。郭玄光则正 眼都不敢瞧司徒帼英,在一旁装作打球的样子,默默地听着郭晓成和司徒帼英的 对话。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