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肉店老闆 》全本完结版


很巧,我打開冰箱,發現裏面空空如也,連冷藏室也是。但是,很好。它意味著是打電話給肉店老闆的時候了,並且,這是我每月最興奮的時刻。 “啊,喂,史蒂文斯先生!我是否給送來您通常訂購的品種?” “是的。” “一百一十磅的瘦母豬肉,裝有兩小時的頸鎖,自己送來。今天您還需要是什麽其他的嗎?” “不,謝謝你。” “好的,史蒂文斯先生…” “什麽?” “今天我們有特殊的小肉牛。” “謝謝,但是,我希望我的肉夠老。” “當然。但是有另一種選擇:我們有一些肉已經... [阅读最新章节]

肉店老闆

很巧,我打開冰箱,發現裏面空空如也,連冷藏室也是。但是,很好。它意味著是打電話給肉店老闆的時候了,並且,這是我每月最興奮的時刻。

“啊,喂,史蒂文斯先生!我是否給送來您通常訂購的品種?”

“是的。”

“一百一十磅的瘦母豬肉,裝有兩小時的頸鎖,自己送來。今天您還需要是什麽其他的嗎?”

“不,謝謝你。”

“好的,史蒂文斯先生…”

“什麽?”

“今天我們有特殊的小肉牛。”

“謝謝,但是,我希望我的肉夠老。”

“當然。但是有另一種選擇:我們有一些肉已經在我們的培養罐中發育到十八歲了,正像您喜歡的那樣。但是它已經被調整到很像小牛肉,它品嘗起來和十八歲一樣老,因爲它正是十八歲──但是它看起來像十四歲一樣。這是否可以可以令您感興趣?”

它確實是一個特別的辦法:“真的,爲什麽不?”

“好的,史蒂文斯先生。您的肉將在一小時內送到。”


※※※※※


門鈴響了,我打開門。在門口站著的,是一個看起來好像十四歲大小的裸體女孩子。她有著一對小而堅挺的乳房,光滑的外陰沒有陰毛。她的金髮整齊的披散下來,一直覆蓋到她的屁股。她的黑眼睛大大的,在輕鬆的微笑著。

“喲!”她響亮地說:“我是你的肉。”

“請進來。”我說,並爲她打開門。

“你將在哪裡讓我窒息?”她興高采烈地問。

“在起居室好了,正好路過那。”我遲疑的說:“妳的確是妳真是18歲?”

“當然。”她說,並把她的培育證明交給我。

沒錯,今天她恰好十八歲。但是,她太小了,孩子一樣的乳房不比那些十四歲的女孩大。現在基因融合真讓我驚奇。

“現在我可以開動我的頸鎖嗎?”

“請。”

可愛的金髮小女孩把手放到她的脖子上輕輕地按了一下,我聽到了一聲輕響,她痛苦的顫抖了一下。她的頸鎖已經開始關閉,兩個小時後它將完全關閉,女孩將窒息而死。痛苦將不斷增加,直到她真正死亡。目的就是這樣,當然,同時是爲了兩方面:她的痛苦將使她的肉更美味;並且,我的下午將有一個奇妙的娛樂──我看著十四歲一樣的女孩優美的受難。

“背朝下躺下,在妳窒息時我可以進入妳。”我命令道。

她照做了,把她的大腿分開很大,準備接受我。

如今,肉知道大量關於性愛的知識,這就是培養罐的好處。漂浮在營養液中發育到十八歲,肉沒有做過任何的事,但大腦已經接受了下意識灌輸。我的肉店老闆讓肉充滿了全部正確的想法、性的知識、勇氣、希望受到巨大的痛苦和大量肉的意識。當它們被送到世界上成爲一片肉時,肉極度的興奮。它們知道那它們的任務就是遭受痛快、死亡、被吃掉和性交。

我脫下了我的短褲,爬到女孩的身上。看到她慢慢被絞死的身體使我變硬,所以,我開始用力進入她的緊密之處。她是甜美而潮濕的──我的肉店老闆只出售能自己潤滑的肉。

她有著堅韌的處女膜,但那很好──正好給了我另一個使她痛苦的機會。我把我的陰莖插進入她富有彈性的肉道,聽見她在痛苦的喘息。處女膜伸展並且開始裂開,然後它徹底的破裂了,我進入了她。她是陰道是我進入過的最緊密的。她給我的感覺就像是我原來想像的十幾歲的年輕女孩一樣──對我來說太小了。真的,這是一個好消息,因爲它意味著這將帶給她更多的痛苦、帶給我更多的快樂。我無情的進入她,感受著她的甜美,細嫩的陰道到包圍著我的陰莖。當我射精時,我興奮的幾乎暈眩。

我拔了出來,注視著她被勒死,直到我再次變硬。她還能呼吸,但很明顯,她相當的痛苦。我告訴她:痛苦還會繼續增加。令人驚異的是她似乎並不介意。我看了她眼中的苦痛,並且像期望的那樣──窒息讓她非常難受,但是她在還微笑。肉的意識很強。

我翻過她,開始進入她還沒有被開發過的屁股。她的菊洞甜美而緊密,就像她的陰道。這一回更久,我持續了很長時間。當我最終突然在她的菊洞中射出時間,她開始真是的被窒息。

我抽了出來,再次把她翻過來。她痛苦的開始左右翻滾,她的手無力地抓著自己的咽喉,瘦小的腿虛弱地踢了幾下。我讚美的欣賞著她傾斜的側面。是開始考慮正餐的時候了。我應該怎麽樣處理她?紅燒,也許?烤肉?她看起來幼小而美味。也許以後我都應該叫小牛肉……

注視著她在忍受最後的痛苦,我又硬了。這次,我命令她騎上我。她顫抖著照辦了。現在,頸鎖幾乎把她的氣管完全鎖住了。但是,她還是爬到我的陰莖上面,讓它進入了自己。在她和我性交時,她窒息了。她那柔軟幼小陰道的肌肉做出了反應,她很好的控制著它們。她再次把手移到咽喉上。仍然微笑著,但是,現在她終於絕望了──她的痛苦太大了,在她即將死亡時,即使是肉的意識也不能緩和她的恐懼。

當然,沒有任何辦法,片刻之後她一定會死於她自己開動的頸鎖。

既然我已來了兩次,延緩它是容易的。我輕鬆的把她拉進懷裏,感受著她的身體垂死的節律。我感到她在我周圍崩潰,變成了真正的肉。她向下凝視著我,黑色的眼睛充滿痛苦,只張口說出一個字:“請。”那無法忍受的、不變的微笑就足夠了:當她的身體顫慄而抖動的斷了氣時,我最後一次射入了她。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