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甘十九妹 》全本完结版


昔日,‘岳陽門’掌門冼冰與結義兄弟‘竹林七修’設計將水紅勺誘入鳳凰山暗道,欲將其燒死,但在得手時冼冰突然心生側隱,網開一面,使焦頭爛額的水紅勺得以死裡逃生,因此埋下一棵仇恨的種子。 二十多年後,風華絕代,武功高超的甘十九妹奉師父水紅勺之命,來尋冼冰報仇。 冼冰在劫難逃,按將一塊當年水紅勺所贈避毒玉送給記室弟子尹劍平,助其逃出甘十九妹的追殺。 後又有多名武林前輩為了助他逃脫而命喪甘十九妹之手,尹劍平多次和她交手都以慘敗告終,而因為他... [阅读最新章节]

甘十九妹

昔日,‘岳陽門’掌門冼冰與結義兄弟‘竹林七修’設計將水紅勺誘入鳳凰山暗道,欲將其燒死,但在得手時冼冰突然心生側隱,網開一面,使焦頭爛額的水紅勺得以死裡逃生,因此埋下一棵仇恨的種子。

二十多年後,風華絕代,武功高超的甘十九妹奉師父水紅勺之命,來尋冼冰報仇。

冼冰在劫難逃,按將一塊當年水紅勺所贈避毒玉送給記室弟子尹劍平,助其逃出甘十九妹的追殺。

後又有多名武林前輩為了助他逃脫而命喪甘十九妹之手,尹劍平多次和她交手都以慘敗告終,而因為他蒙著臉,甘十九妹始終未知道他的真面目,更誤將他的名字聽成了依劍平。陰差陽錯,他又以尹心的身份接近了甘十九妹,並逐漸獲取了她的芳心。

甘十九妹身著一身銀披坐在庭院之間,她雖已是號令江湖的迷仙宮少主,但內心卻十分空虛,這一年來她已經完成了師門的任務,將水紅芍的敵人一一擊殺,如今只剩個依劍平還不知所蹤,但她自信以她的武功要擊殺他不難,而一個叫尹心的英俊青年意外闖入了她的生活,令她初次體會到了戀愛的滋味,以前她的師父、師姐經常找男人上床顛龍倒鳳欲仙欲死時總是令她迴避三舍,但現在她居然也很想體會那種感覺,她現在心裡只有尹心那張英俊的臉。
 
白影一閃,她猛的躍起抬眼一看,眼前的白衣青年正是她朝思暮想的情郎尹心,不禁心花怒放道:「我知道你今天一定會來的。」

尹劍平見狀覺得機會已經到了,便上身道:「明珠,天色不早了,我們早點休息吧。」說罷伸手摟住她的香肩。

甘十九妹展開一雙玉臂,緊緊摟住尹劍平粗壯的熊腰,她仰起因為激動而滿是潮紅的臉蛋,望著面前這個年青人那張英俊高傲的臉龐,感覺自己的整個身心都被深深地吸引著,男人那雙深邃的漆黑的眼睛,如同巨大的漩渦,將她完全陶醉!

她剛想要說些什麼,尹劍平摟緊了她纖細的柳腰,突然低頭,用自己的大嘴含住了她嬌翹的小嘴。

男人的舌頭頂開了甘十九妹微抿的紅唇,探入她小巧的口腔中,瘋狂地攪動著,追逐著她的丁香粉舌。

甘十九妹感到全身一片火熱,彷彿浸在了烈火中,那股強烈的衝擊,讓她幾乎以為自己會就此熔化!

尹劍平抱起已經變得意亂情迷的甘十九妹,大步走向內間的床榻。

情慾之火在兩個年青人之間瘋狂地燃燒著,尹劍平和甘十九妹如膠似漆地纏綿著,尹劍平輕輕脫下她罩在外面的銀色披風,白色勁裝,接著是裡面紅色的褻衣,白玉般的一雙玉乳呈現在她的眼前,玉乳上是一對紅櫻桃,簡直就讓男人瘋狂。

他一口含住甘十九妹的右乳,用舌頭舔動著那小巧的乳頭,把她刺激的嬌喘連連。

「哦 ----哦,快,不要」,尹劍平彎下腰脫掉她的鹿皮軟靴和白紗羅襪,一寸一寸細細揉捏著她的小腳,悄悄用上了不少挑情的按摩手段,從近處看她的纖足纖巧柔美,雪白的肌膚幾乎是透明的,但纖美的線條中又蘊含著極大的力量,他忍不住將玉足含進口中,只感入口軟滑,細軟溫香,一伸手將她身下的白素水裙掀了起來,覆在腰上,暴露出裙下穿著細籠薄紗的一雙大腿,雪麗的膚色在沉沉的夜色中,瑩瑩透出一股動魂的吸引力。

尹劍平的眼中青芒在她隱約露現,卻更是誘人的腿部曲線上掃動著,雙手輕搭順著小腿撫向了兩膝,然後再滑向她的大腿……

隨著尹劍平左右雙手淫猥的褻撫,甘十九妹下肢所穿的薄紗籠褲,就好像是掛在細枝上的瑞雪那般,碎飄落地,裸露出那雙光潔細滑的雪白腿部。

尹劍平一手倏伸,將她腰下的水藍短褻褲給一把拉住,往下力扯,裂帛一聲,密處盡現,兩腿根處的雪膚黑絨中,露出一線緊縫,唇色生嫩,略帶粉紅,二人的情慾也隨之愈燃愈烈,向著最高峰攀去。

尹劍平用粗大的手掌愛撫著甘十九妹那羊脂白玉般的肌膚,口中喃喃地發出迷醉的讚歎,他雙手捏住甘十九妹兩隻豐腴的大腿,向兩邊溫柔地掰開,將自己早就已經變得堅如鐵石的下體,緩緩地、有力地捅進甘十九妹那女性最神秘的部位!

接著聳腰一頂,壓在她胯下陰穴口的陽莖,倏然嗤地猛滑而入,粗大的菇頭在一片滑膩中,擠開了緊合的唇縫,直入穴心。尹劍平的這一聳身猛挺,甘十九妹只覺得腰下要害宛如被一隻火棒強刺戳入,好似直戮在她的心窩上頭那般,痛得她悶哼一聲,連眼淚都忍不住湧了出來。但很快痛疼逐漸減弱下體那充實的快感讓甘十九妹想要發出愜意的呻吟,她只是用扁貝般的玉齒緊咬殷紅的下唇,發出低低的撩人的哼哼聲。這比什麼催情的良藥都厲害,讓尹劍平更加賣力地在甘十九妹那迷人的肉體中進出。
  
雖然他為報仇隱姓埋名並且費盡心思地討得這個女孩的歡心,然後又千方百計地將她誘騙上了床,使得她對自己死心塌地,但是尹劍平依然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對付得了她,這也是他最擔心的一點。畢竟,無論如何,甘十九妹可是以一個少女的身份輕易斃殺了江湖上的數名武林名宿。永遠沒有人知道她的武功能夠厲害到什麼地步,因為她總是能夠給人意外。在江湖上,迷仙宮的赫赫威名,絕對不是吹牛的,以尹劍平的武功恐怕在她面前過不了三十招。

但是,現在,尹劍平終於鬆了口氣,無論是多麼厲害的高手,甘十九妹畢竟還是一個女人,而且是這樣一個青春可人的少女,不管她的內力有多麼深厚,在自己的全力衝擊下,也保證讓她沒了掙扎的氣力。對於自己的床上功夫,尹劍平還是非常有信心的。他清楚甘十九妹是深愛他的,但他對她卻只有恨,他恨她殺害了他的師父師兄弟,恨她橫行江湖殺傷白道諸俠,更恨她始終凌駕於他之上,所以甘十九妹必死。

想到這裡,尹劍平更加賣力地愛撫著身下這名少女的每一寸肌膚,一下又一下粗野地進入她的下身,將她全部的情慾都激發出來!

甘十九妹那顆可愛的腦袋拚命向後仰起,將小巧的下顎高高向上抬,她不知道如何發洩自己體內那洶湧澎湃的快感,只有胡亂踢蹬著,扭動著,她瞇起美麗的眼睛,流出了快樂的淚水,隨著她的身子猛地僵直,小腹用力向上一頂,她發出了似哭似笑的嗚咽聲,迎來了爆發著的高潮!

無數的快美感在她的身體裡每一處爆炸著,讓她好像漂浮在雲端一樣,深深地沉醉,那高潮如同海浪般撲過來,肆虐在她雪白豐滿的肉體裡,反覆地沖盪著,讓她完全迷失了方向。

尹劍平根據身下女孩那僵挺的胴體,知道甘十九妹已經達到了高潮,但是他並沒有停下來,依然繼續著自己有力的衝刺。於是,在甘十九妹從前一個高潮中清醒過來之前,又一個更強烈的高潮又向她湧來。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如同一道又一道巨大的有力的浪潮向甘十九妹湧來,她只能發出歡快的哭泣,細細地呻吟著,熱烈的情淚已經流遍了她晚霞般潮紅的臉龐。

甘十九妹已經記不清自己是第幾次升上快美的高潮了,她感覺自己好像被抽掉了全身的骨頭般,軟綿綿的從上到下沒有了一絲氣力,只能一下下有氣無力地踢蹬著自己豐滿的大腿,在她那兩腿之間鼓鼓的襠部,大股大股的淫水流得到處都是,將身下的床單都浸濕了一大片,白濁的淫精混在淫水間,粘稠地淌下來,黏在她的大腿根部,和男人那依然堅挺的下身,渾然不知自己的身體已經達到危險的地步。

尹劍平默默計算著,他很清楚,甘十九妹的每一次洩身,都會讓她的內力大打折扣,短時間內無法恢復過來。這也是他能夠對付甘十九妹的唯一辦法。自從親眼看到甘十九妹以精純的內力揮掌劈碎十丈外的銅香爐之後,他就很清楚,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打得過她。

但是,尹劍平很清楚,女人畢竟是女人,特別是甘十九妹這樣正當妙齡的美艷少女,一個情字足以讓她心甘情願地忘記一切!

應該差不多了吧?

尹劍平一邊想著,一邊放開自己緊鎖精關的暗勁,在又一次猛力地頂進甘十九妹那緊湊迷人的陰道的同時,顫抖著將自己滾燙的精液全部射入甘十九妹小巧玲瓏的子宮!

火熱的液體將甘十九妹豐腴飽滿的肉體燙的發出一陣又一陣動人的痙攣,她發出歡快的低吟,整個人在這最後的最強烈的刺激下,陷入半昏迷的狀態。

尹劍平再次吻住了甘十九妹性感的紅唇,甘十九妹發出嗚嗚的呻吟,她已經沒有什麼氣力動彈了,尹劍平那兩隻在甘十九妹全身上下遊走的大手,突然飛快地點中了甘十九妹一連串的穴道!

在尹劍平身體出手之前,身體繃緊的一剎那,甘十九妹就有了感應,雖然還不知道來自哪裡,十幾年苦練的武藝卻讓她的肉體下意識的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可惜的是,儘管感受到了,她現在的情況,卻已經無法作出任何正常的應對。

甘十九妹的身體,已經柔軟得如同一團麵粉,只剩下任人搓揉!

尹劍平依然深深吻著甘十九妹的小嘴,添拭著她的丁香粉舌,吮吸著她甜美的唾液,但是他的手指,卻輕輕撫過甘十九妹顎下和雙乳間的幾個穴位。喉頭的發音氣穴立被一股冷勁縮封閉住,讓她連想放開喉嚨大聲點說話都已無法做到,只能呻吟般地發出微弱地聲音。

甘十九妹感到自己的身體完全失去了控制,情慾就像山洪般爆發,身體不由自主的洩身,她本已因情慾的逐漸消退而回復的臉色再次變得潮紅,紅艷得彷彿要滴出水來。

在如此近的距離下,她可以清楚的看到尹劍平的臉,這一次,從男人那依然燃燒著熊熊慾火的眼睛中,她看到了那一抹殘忍的寒芒!而她空有一身蓋世的武功卻無力反抗。

甘十九妹那美麗的大眼睛湧起一片汪汪的熱淚,眼中滿是哀求之色,她已經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出眼前這個尹心就是屢屢刺殺她不成的尹劍平,可悲是自己一味沉淪於愛慾竟始終未看出來。可此時尹劍平的心真是比鐵還要硬,他已經拿定主意要把甘十九妹活活幹死在床,給予她最屈辱的死法,這是對她昔日殘忍好殺的最大懲罰。

兩人腰下的戮拉動作越來越快,甘十九妹的胯下已是在嫩唇紅肉翻攪中,漸漸腹肌鬆弛,有點撐不住尹劍平的猛攻了。

甘十九妹心中雖然絕望,但是猶自倔強地不願意就此讓其得逞,然而尹劍平連連而來的強猛動作,不但外力狂勁,直插進她無法抗拒體內的內氣,更是將她的真元撞得搖搖欲墜,幾乎無法再堅持……

尹劍平將甘十九妹的香舌強吸進嘴裡,邊吸哩呼嚕地發出響亮的啜聲,邊竟還能嗚嗚地說著話:「明珠,妳再也撐不了了吧?別急嘛,妳們迷仙宮的床上功夫厲害,可我的功夫妳們肯定沒見識過。現在我再多加一些刺激,會更有意思……」

尹劍平的話一說完,雙手倏伸,拉住了甘十九妹的兩手,粗指捏住了她纖細的指尖運起「金剛鐵腕」,在腰下的來回滑動中,卡啦一聲,將她的兩手食指使勁拗斷!

甘十九妹全身痛得一緊,十指連心,簡直就差點昏了過去……

尹劍平大嘴含住甘十九妹的檀口,一口咬住她和香舌,將甘十九妹差點痛得失去知覺的神智拉了回來,維持住她的清醒。

接著他那殘忍至極,幾近毫無人性的聲音又盈盈傳入甘十九妹昏沉的腦中:

「妳身體的這一縮,果然爽快得很……先別就這麼昏過去,這才是剛開始……」

語音方落,尹劍平的雙手又握住了甘十九妹的兩手中指,使勁一折,又是卡拉兩響,甘十九妹全身又是一抽,尖聲的慘叫在尹劍平加快的戳拉動作和幾乎將她口鼻都用大嘴壓住的情形下,只能發出悶悶的輕哼……

尹劍平動作不停,中指之後,又是板住了她未斷的三指,好整以咽地,每隔一陣數十下的陽莖戳弄後,就是卡啦一聲將她的手指拗斷!

甘十九妹在這種慘忍至極的酷刑中,只痛得兩眼發花……偏偏胯下刺進她體內深處的粗莖,還是一陣緊似一陣地猛戳狂拉,讓她連喘一口氣的時間都沒有……

「妳很痛吧?很不甘心吧,當日妳滅我師門岳陽門時我師兄弟們那種無助絕望的心情……現在妳能夠體會了吧?」

尹劍平在將甘十九妹僅存的兩隻完好的拇指往外拗斷之後,兩眼青光暴射!

胯下猛進暴出,啪啪連響中還說出了這樣的話……

甘十九妹本來早就該痛暈的心志,在這連連不停的酷刑下,甘十九妹終於開始意志漸散……

尹劍平殘忍的動作不停,握住甘十九妹十指已經怪異扭曲的雙手,使力一扭,叭地一聲,手掌掌骨頓碎,緊接著又喀地一聲,腕骨挫斷。
 
甘十九妹的兩手已經不成原形,而她的臉色也已經由白轉青,痛得滿頭汗淚俱下,變成了一派狼籍……其狀之慘,宛如地獄中受刑的可憐鬼魂……

在這種令人尖叫的斷指裂腕劇痛中,甘十九妹終於在尹劍平入體的陽莖,啪啪密集的巨勁戳拉裡,神志崩散,全身緊縮了起來。

然而就在甘十九妹痛得即將崩潰之際,胯下體內尹劍平的粗莖突然直頂入腹,莖頭元氣猛拉,一陣不由自主,牽心動魄的酥軟,宛似電麻抽髓般地劇酸了起來。

已經頭昏眼花的甘十九妹,此時完全無暇去探究這種令人骨頭都快盡酥的酸軟狂洩強烈感受,怎麼會在這種痛得可以讓人在地上打滾的時候出現。

但是這種盡洩的快感,卻使得那種無法忍受的劇痛,變得稍微減輕了一些。

就好像在甘十九妹的腦中,這兩種迥異的感受,已經互相混合在一起那般,讓她昏沉的神智已經無法辨別這兩種感覺有甚麼不同了……

但是現在臉色已經透出青紫的她,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這種從骨髓裡散放出來的酸軟,實實在在地讓她斷手折指的疼痛,變得稍微減輕了一些……

在這種情形下,已經失去自主的神志,很自然地緊抓住了那種蝕骨的麻爽快感,幾乎像飛蛾撲火般,傾力地讓體內所有的一切盡洩而出,便是這樣死去,也是心甘情願……

尹劍平將甘十九妹被他寸寸捏斷的雙臂拉開,已經完全碎裂的雙臂就像一隻扭曲怪異的白蛇那般,軟軟地癱在她面容青慘的螓首兩旁。

緊壓在他身下的甘十九妹渾身抽搐,連連洩出的真元讓她週身肌肉都起了一種奇異的痙攣,已經透出青色的雙唇,也完全無力地張了開來。

尹劍平雙手移到甘十九妹兩臂高舉的腋下,尖指扣抓,輕輕一拉,指甲割進了她雪軟的白膚中,在她蓬起的胸乳旁,留下了一條條嫩肉翻捲的血口。

尹劍平沉沉地低吼一聲,胯下莖頭真元逆轉,吸奪陰元的法訣反轉,將甘十九妹盡洩而出的內元狂吸猛抽著……

除了內元的調運,他的外在動作依舊不停,把雙手插進甘十九妹腋下的傷口,指尖勾拉,嘶地一聲,扯出了兩條血筋麻脈,漓漓的鮮血中,將這兩條由腋下連到腰側的敏感連骨麻筋,一寸一寸地抽了出來……

甘十九妹失去血色的臉龐,受此一抽,整個已經扭曲了起來,而脅筋被剝拉而出的身體,更是一顫一顫地,宛如垂死前最後地掙動。

她放棄了反抗,任憑窒息的感覺逐漸籠罩自己的全身,讓自己豐滿雪白的肉體跟隨感覺而扭動,她扭動著自己結實的腰肢,踢蹬著自己飽滿的大腿,讓自己鼓鼓的乳房急劇地起伏,讓自己已經折斷的玉臂胡亂地拍著床單,她感覺到自己對身體逐漸失去了控制,內息已經失調,而尹劍平龜頭則頂住她的會陰穴,吸取她體內的內力。

已經失控的內力如同江河決堤般自甘十九妹的丹田洩出順著尹劍平的陰莖直注入他的丹田,一陣強烈的尿意湧上,她放鬆了自己的膀胱,讓自己淡黃色的騷尿混著黏稠的淫精和大股的淫水噴灑而出!

尹劍平感到下身被突然湧出的液體澆得濕淋淋一片卻毫不介意,他知道這是內家高手散功前的徵兆,以他的丹田是不可能承受對方全部的功力的。當丹田已經鼓漲難消時他單掌一按床鋪,身子飄然而起,已經立在床前。

甘十九妹全身赤裸,將一身羊脂白玉般的柔嫩肌膚完全暴露在面前。她的兩隻粉臂向兩邊張開,飽滿結實的乳房高高聳起,因為高潮的餘韻還沒有消散,兩粒誘人的乳頭依然如同紅櫻桃般堅挺。

甘十九妹兩條潔白豐滿的撩人大腿張開著,將平坦的小腹和鼓鼓的陰阜呈現在尹劍平的眼底,帶血絲的淫精從她緊緊的陰道中滲出,在兩片肥大的陰唇間淌出來,大股大股的淫水和淡黃的尿液將她肥厚的臀部下的床單淋濕了一大片。

甘十九妹美麗的腦袋微微偏著,淚水如同斷了線的珍珠,從她的眼角滴落。闖蕩江湖本就是提著腦袋過日子,死並不可怕,但這樣的死法實在是太丟人了。

尹劍平靜靜地站著,努力平服自己紊亂的內息,將剛吸取自甘十九妹的內力運功消化。他並不在意甘十九妹陰阜中繼續湧出的淫水,那每一股淫水就代表她的功力和生命力的流失,他已經令甘十九妹的身體喪失了停止洩身的機能。她只能不停的洩身,一直洩到功力洩光精竭氣絕為止。

甘十九妹陰阜間的淫水早已經從床上一直已經漫到了床底,現在滿房子都充滿了一股淫騷的臭味。

尹劍平亦不得不欽佩她渾厚的內力和驚人的性慾。

甘十九妹猛地繃緊了自己那豐滿迷人的胴體,大腿用力踢蹬著,將小腹向上挺起,而挺得最高的是她那鼓鼓的陰阜!大股的血色淫精合著更多的淫水從她的陰部像噴泉般噴出來,而這般淫水噴出的不但是她最後的功力,也是她達到了生命中最後的,也是最猛烈的一個高潮!

甘十九妹最後一蹬自己豐滿的大腿,纖美的玉足足尖繃的筆直,發出「咕……啊……」的斷氣聲,在她最快美的一刻,巨大的黑幕籠罩了這個青春絕色少女的生命,她放軟了自己的肉體,輕鬆地癱在床上,彷彿沉入了最美麗的夢中。

我終於把這個武功蓋世的絕色少女給幹掉啦!

不管你曾經是多麼高貴多麼華麗,還是被我幹死了!

連騷尿都幹出來了,連淫精都幹出來了!被我活活幹死啦!

尹劍平終於報了師門的血海深仇,他就在這種極度快意中穿好了自己的衣服,走出了這間讓自己也許一輩子都難以忘記的屋子。

身後,是四肢攤開,春光大洩,赤裸裸地挺死在已經被淫水血水浸的濕透床上的絕色美少女,在快美的高潮中洩身洩到嚥氣的迷仙宮少主甘十九妹。

武林中關於甘十九妹之死一直眾說紛芸,有的說她死於迷仙宮掌門之爭,有的說她死於名門正派的合力圍殺,但最多的一種說法是這個縱橫武林的無敵少女其實是在跟她的情郎在交歡洩身中縱慾過度而亡。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