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奇老師 》全本完结版


胡奇老師二十六歲,當時的她身材豐滿,並經常穿著一件淡藍的緊身的連衣裙,裙子包裹出她飽滿的乳房和肚子。 在一次晚課的時候,胡奇發現了我畫的一副女人肚子上插著一把刀子的圖,放學後她把我留了下來,我很緊張,以為要被訓斥。 胡奇拿著我的畫溫柔的問我:「告訴老師你為什麼要畫這個?」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只好默不作聲。 胡奇又問我:「畫裡的人是老師嗎?」我抬頭看了看胡奇,她的表情很溫柔平和,一改平時嚴肅的樣子,我就點了點頭。 「為什麼要在老... [阅读最新章节]

胡奇老師

胡奇老師二十六歲,當時的她身材豐滿,並經常穿著一件淡藍的緊身的連衣裙,裙子包裹出她飽滿的乳房和肚子。

在一次晚課的時候,胡奇發現了我畫的一副女人肚子上插著一把刀子的圖,放學後她把我留了下來,我很緊張,以為要被訓斥。

胡奇拿著我的畫溫柔的問我:「告訴老師你為什麼要畫這個?」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只好默不作聲。

胡奇又問我:「畫裡的人是老師嗎?」我抬頭看了看胡奇,她的表情很溫柔平和,一改平時嚴肅的樣子,我就點了點頭。

「為什麼要在老師的肚子上插一把刀子呢?」胡奇繼續溫柔的問我。

「我喜歡看刀捅進老師肚子裡……」我小聲的說,然後偷偷看了一下老師的肚子,發現她的肚子劇烈的起伏了一下。

「刀捅進老師的肚子裡可能會把老師捅死,你知道嗎?」胡奇繼續溫柔的說著。

「不會死……」我指指我的畫裡她肚子上插著刀的位置:「這裡是妳的腸子,被捅很多刀都不會死……」

「……」胡奇靜靜的看著我的畫,我偷偷看了她一眼,她的表情並不生氣,依然平靜溫柔。

「真想看刀子捅進老師的肚子嗎?」胡奇突然問我。我點了點頭。

「那這次期末老考試你要是能得滿分,老師就讓你看,好不好?」胡奇平靜溫柔的說著。

我驚訝的抬頭看著她,她的表情依舊那麼溫柔平靜,沒有一絲玩笑的意思。

幾天後的期末考試我自然是拿了滿分,放學的時候胡奇也真的把我帶到她的家裡。

胡奇把我帶進她家:「等老師一下。」然後她走進房間,出來的時候穿著那件淡藍色的緊身連衣裙。

「老師在你畫裡是穿的這件衣服吧。」胡奇走到我面前,輕輕跪下身子,身子和大腿挺直。

我坐在她家的沙發上,她這個姿勢在我面前正好把自己的胸腹對著我。然後她從茶几上拿起一把長長的水果刀。

「老師把這把刀捅進肚子裡,可以麼。」胡奇雙手握著刀,對準自己被衣服緊緊包裹著的肚子。

「嗯……」我小聲說。

「告訴老師從哪裡捅進去可以捅進腸子裡,別讓老師死了啊。」胡奇對我示意,我握著她的手,把刀尖移到她的肚臍裡。

「老師要捅了。」胡奇說著,兩手握的刀慢慢用力,刀慢慢把她柔軟的肚子頂的陷了進去,胡奇肚子中間被刀頂的越陷越深,然後就聽見噗嗤一聲,胡奇肚子中間一下恢復了原來的高度,大半把刀子一下捅進了胡奇的肚子裡。

「呃!」胡奇發出了短促的一聲,然後輕輕呼了一口氣,接著繼續把刀子往自己肚子深處捅,直到刀柄頂到了自己的肚子上,從頭到尾身子一直挺的筆直,和我畫裡的她一樣。

「呼……老師的肚子現在插進一把刀了,好看麼?」胡奇呼出一口氣,溫柔的問我。

「嗯,好看。」我盯著她的肚子,胡奇的肚子還沒有血流出來,她騰出一隻手捂在自己的肚子上,另一隻手撐著茶几小心的站了起來,肚子上插著一把刀,十分迷人。

「好了,老師要去醫院了。」胡奇的肚子起伏著。

我磨磨蹭蹭的離開了她家,腦中全是胡奇把刀捅進自己肚子裡的畫面。

第二天我打了她的電話,找到了她住院的地方。

我走進她的病房,胡奇半躺在床上正在看書,看到我時她把書放下,笑著招我過去。

我坐到她的旁邊,胡奇溫柔的和我聊著一些學習的事,完全不在意昨天的事,而且感覺對我親近了許多。

「老師,妳肚子怎麼樣了?」

「腸子被刀捅穿了,下週三就可以出院了。老師以為你昨天說捅腸子很多刀都不會死是騙老師呢,看來還真是。」胡奇溫柔的說。

「昨天老師就想問你,你怎麼知道老師的腸子在肚子裡什麼地方呢?」

「我看過一些醫學的書。」我老實回答。

「那老師這裡有什麼內臟?」胡奇摸著自己乳房下面心窩的位置。

「這裡是你的肝臟左葉。」

「這呢?」胡奇的手又往下了一點。

「這裡是你的胃。」

「然後這裡全都是腸子是嗎?」胡奇的手掌在自己肚子上畫了一圈。

「嗯,妳的小肚子裡腸子最多。」我看著胡奇鼓鼓的小肚子說著。

「那老師的腸子還真多啊。」胡奇看著自己的肚子說。

「嗯……胡老師,下次考試我考滿分還能看妳用刀捅自己肚子麼」

「下次期末考試就不是老師考你了,要換班主任了。而且老師的肚子也不能總用刀捅啊,內臟會受不了的。」胡奇說完看到我失望的樣子,又補充說到。

「以後你想看老師捅自己肚子的話就給老師打電話,老師盡量讓你看到,好不好?」

我點了點頭。

胡奇看了看我,繼續說道:「其實你不只是想看老師拿刀捅自己肚子吧?」

「嗯……」我小聲回答。

「跟老師說你還想看什麼。」胡奇溫柔的說。

「……」我有些不敢說出來。

胡奇看著我,似乎猜到了我想的事:「是不是昨天老師只捅了自己肚子一刀,沒看夠?還是想看老師肚子受更重的傷?」

「嗯……我想看妳的腸子。」我老實說。

「可以啊,你現在就能看到老師的腸子。」胡奇說著把衣服撩起來,露出自己的肚子。

胡奇的肚子中間貼著一大塊紗布,她小心的把紗布一邊的醫用膠布撕開,然後把紗布翻開,露出了自己肚子上的刀口,刀口豎著撕裂在她的肚子上,三厘米左右,把她圓而深的肚臍一分為二。

「老師的肚子沒縫針,你現在把老師肚子上的傷口撐開就能看到老師的腸子了。」胡奇一手抓著衣服,一手按著紗布。

我站起來靠近胡奇的肚子,慢慢把手指伸進胡奇肚子上的刀口,然後往兩邊撐開,血一下就從胡奇的肚子裡流了出來。

我停了一下,胡奇看著我安慰說:「不喜歡看老師肚子流血嗎?」

我搖頭,然後繼續把她肚子上的刀口撐開,看到一截粉色的滑嫩的腸子頂在傷口上往外擠著,刀口很小,腸子擠在那看不清多粗,但是我卻發現胡奇的肚子雖然很飽滿,但肚皮卻並不很厚,看來她飽滿的肚子全是腸子撐起來的。

「看到老師的腸子了嗎,好看嗎?」胡奇問。

「看不清楚……」我嘀咕。

「因為老師肚子上的刀口太小了吧。」胡奇輕輕的說。

「我……可不可以把妳的肚子剖開?」我小心的問。

「想把老師開膛破肚嗎?老師的腸子會從肚子裡流出來,想看嗎?」胡奇苦笑著說。

「嗯……」

「老師要是死了怎麼辦?」胡奇問我。

「妳不會死的……」我小心的說。

「……」胡奇看著我不說話,我也不知道該再說些什麼。

突然胡奇嘆了口氣,然後說:「想不想把手指伸進老師肚子裡摸摸老師的腸子?」

我點點頭。

胡奇露著肚子上的刀口對我示意,我把手伸過去,把兩跟手指插進胡奇的肚子裡輕輕攪動她的腸子。

手指插進胡奇的肚子裡以後,又有一股血從胡奇的肚子裡湧了出來。

我的手指鉤弄的胡奇的腸子,她的肚子裡很熱,腸子也特別滑嫩,攪動胡奇的腸子的時候她顯的有些難受。

過了一會兒我把手指從胡奇的肚子裡抽了出來,手上滿是胡奇肚子裡流出來的血。

「老師,妳還好嗎?」

「還好,你先回去吧,老師想休息一會兒。」胡奇說著,從床邊拿了一些紙巾,擦了擦從自己肚子裡流出的血,然後把紗布重新蓋好。

「下次你期末考試還能得滿分的話,老師的肚子就給你當獎品。」

「嗯。」我高興的答應著,簡短的聊了些有的沒的我就離開了胡奇的病房。

時間一天天過去,假期結束後我見到了新的班主任,一個身材豐盈肚子飽滿的女人,也是第二個被我捅肚子的女人——楊娜。

這個學期期末考試後我自然拿了滿分,電話裡胡奇還像以前一樣溫柔,考試結束第二天胡奇把我帶到了她家。

「一個學期沒見老師,想老師了嗎?」胡奇溫柔的說。

一個學期沒見,胡奇的身材還是那麼豐滿,飽滿的乳房,圓潤的肚子,穿著一件和我當初的畫裡一樣的衣服。

沒等我說話,胡奇接著說道:「有沒有夢到過把老師開膛破肚,看老師的腸子流出來?」

「有啊,妳在夢裡被我剖開肚子以後流出好多好多腸子。」我回答,感覺一個學期過去,和胡奇老師一點都沒生疏。

「是嗎?那你現在把老師肚子剖開,看看老師的腸子有沒有你夢到的那麼多。」胡奇說著遞給我一把刀,正是她上個學期用來捅自己肚子的那把,然後還是相同的姿勢,讓我坐在沙發上,自己跪在我面前。

我很興奮,沒有多說話,直接接過刀,一直以來的忍耐終於爆發了,我直接一刀狠狠捅進了胡奇的肚子中間。

「呃!」胡奇肚子被我捅的痙攣了一下,腰也彎了一下,然後又馬上挺起肚子頂著刀,整個刀子全都捅進了胡奇的肚子,胡奇就用肚子頂著刀柄。

「……這麼著急,小心別把老師捅死了。」

「嗯。」我應到,剛想往下剖,又想起了什麼,問到:「老師,我這麼直接往下剖,會把妳的腸子切斷……」

「沒關係,老師回頭再把自己腸子接上。」胡奇說到。

聽她這麼說,我就沒有了顧慮,直接用力的把刀往胡奇的小肚子剖下去,刀子切的有些吃力,大概是因為胡奇肚子裡的內臟十分柔韌。

胡奇盡力挺著肚子,身子有些顫抖,咬著自己的嘴唇忍受的被剖腹切腸的痛苦。

沒過幾秒刀就把胡奇的小肚子整個剖開了,我把刀用力往外一抽,胡奇肚子上的刀口一下翻了開來,一大堆腸子嘩拉一聲從她的肚子裡傾斜而出,比我想像的還要快,很快從她小肚子堆到了地上。

「呃……老師的腸子多嗎?」胡奇低頭看著自己裂開了一個巨大傷口的小腹,看著還在不斷流出的腸子和血。

「嗯,真多。老師你的腸子真好看。」

「老師感覺肚子裡還有腸子,你把手伸進老師肚子裡看看能不能掏出來。」胡奇說著。

我把手從胡奇小肚子上的裂口捅進她肚子裡,一股血從她肚子裡噴了出來,我的手在她肚子裡抓了一把,抓到一大堆腸子,然後用力掏出了她的腹腔。

「呃!」胡奇的肚子隨著被掏出的腸子往前一挺,然後身子又回復了筆直。

「老師現在被你開膛破肚了,腸子也被你掏出來了。老師這個獎品你喜歡嗎?」

「喜歡……」我很興奮的看著胡奇血淋淋的肚子。

「看夠了就回去吧,老師快不行了。」胡奇的身子終於挺不住了,坐在了地上,一直手撐在地上。

我看著胡奇老師流了滿地的血和腸子,才知道剛才剖開她肚子時切開了她很多的腸子和血管。

「快去吧,老師叫救護車了。」胡奇說著拿起手機打通了急救電話,我也戀戀不捨的離開了她家,再遇到胡奇已經是多年以後的事了。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