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女肉畜教師 》全本完结版


我作為一名頑劣的學生,逃課是常事。 我天生一副好嗓子,是學校合唱團第一把手。 我們合唱團負責人是一個大學剛畢業,二十三四年紀的年輕少女,姓柳,名璵,柳璵老師。 劉老師長的…… 這麼說,眼睛不是杏眼兒,是那種遠遠的黑眼睛,挺水的,眉毛彎彎的,柳葉眉,鼻子不挺。 是屬於那種——小巧而翹著,有點任性的小鼻子,嘴唇薄薄的,不是通紅,是一種有點浪漫、令人遐想聯翩的——粉紅,五官不但精致,而且很勻稱,很靚麗。 可是,老師只能算是青春靚麗,不算... [阅读最新章节]

少女肉畜教師

我作為一名頑劣的學生,逃課是常事。

我天生一副好嗓子,是學校合唱團第一把手。

我們合唱團負責人是一個大學剛畢業,二十三四年紀的年輕少女,姓柳,名璵,柳璵老師。

劉老師長的……

這麼說,眼睛不是杏眼兒,是那種遠遠的黑眼睛,挺水的,眉毛彎彎的,柳葉眉,鼻子不挺。

是屬於那種——小巧而翹著,有點任性的小鼻子,嘴唇薄薄的,不是通紅,是一種有點浪漫、令人遐想聯翩的——粉紅,五官不但精致,而且很勻稱,很靚麗。

可是,老師只能算是青春靚麗,不算沈魚落雁。

為什麼呢?

青春啊青春,長青春痘啊!

幾個紅點點在老師臉上做著不大好看的陪襯,稍顯美中不足,但老師絕對長的也算出類拔萃了。

身材呢,應該是不錯,應該不是說貶低柳老師,而是因為她常年穿著一條那種上身緊身,下身松的那種連衣裙!

所以,老師的美腿是公認的,老師身高1米72,她的腿就有1米1.她的臀部又翹又挺,腰在緊身衣之下更顯苗條,真是充滿魅力的小蠻腰!

但也就是因為這緊身衣,才使老師的胸部的情況展現不出來,身材只能猜測,「應該」不錯了!

一晃一年而過。

柳璵老師馬上24歲了。

在她生日的前一天恰巧我們排練。

我無意中瞟了柳璵老師一眼,突然覺得她臉上白嫩得晃眼——她的青春豆沒了!

這可算是老天爺給她的一份不錯的生日禮物,當然,還有更不錯的,我們後面再提。

正在我欣賞柳老師的時候,我卻分明聽見她跟旁聽的校長辭職!

才剛剛開始欣賞,妳就走了!不夠義氣。



第二天心情絕對不好,第二節就翹了出去,偷偷溜到我心愛的秘密地點——X公園的某個角落,趴在密密的灌木叢裏打起哈欠,正要入睡,突然聽見一聲熟悉的笑聲——柳老師!

我趕忙想喊出聲來,突然覺得有些蹊蹺,就趴在叢中等著。

聽起來不止柳老師一個人。

進了仔細端詳,有兩個和柳老師差不多大的美貌少女和柳老師說說笑笑朝這邊走來,在我灌木叢前10米左右停下了。

我有些奇怪,兩個少女年紀不大啊,也就比我大兩三歲吧(我上大學18歲),應該沒有工作也在上課,怎麼在這個時候來這麼僻靜的地方?

其中一個少女突然開口:「不錯,妳現在面部的青春痘去除,已經達到屠宰標準了,妳確定要簽下這最後一份志願書嗎?記住,前幾份只是志願,而這份一簽,妳就再沒反悔的餘地了!」

屠宰?!

什麼意思?

難道柳老師落進黑手了?

不像啊?

柳老師挺開心的?

正奇怪,柳老師在連說話的少女都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大筆一揮簽下了「柳璵」的名字。

「哈哈,真是爽快!」另一個少女笑道。

「柳璵這好身材,不做妓女就虧了,再不當肉畜就沒有用武之地了!對吧,雪姐?」

原來兩個少女一個叫姚雪,一個叫邱冰。

那個被稱作雪姐的突然說道:「妳看看,都9點半啦!馬上就下班了,趁著人少趕緊的!」

說完彎下腰,從草地裏竟摸出一把雪亮的刀。

我都沒發現!

「急什麼啊?沒有男人給我們享受一下?」

柳老師,不,已經是肉畜了,喊肉畜也不好,就喊柳璵吧!

柳璵嬌吟著摳著自己的屁眼,不一會竟嬌喘連連。

沒想到對學校數位校領導追求都視如不見的柳璵竟然如此淫欲!

「沒關係,我給妳準備了!」叫邱雪的女孩笑了。

「璵姐,妳放心吧,滿足妳生前的所有願望,其實,我也想這樣,才帶了這個來!」

她說她也像這樣!難道今天被屠殺的還不止一個………

姚雪突然怒了:「喂喂,別閒聊了,要滿足自己,穿著衣服怎麼滿足啊?穿著衣服也不好殺啊!」

我登時感到渾身燥熱,難道……果然,柳璵老師楞了一下,然後回過神來,嫣然一笑!

「知道啦,雪妹妹。姐姐這就脫啊,妳準備一下刑具。這可是姐姐第二個本命年,也是最後一個本命生日的最大心願了,一定要滿足姐姐啊!」

我這才想起柳璵老師今天24歲。

柳璵老師將素手伸到緊身衣背後,輕輕拉扯了一下活結,帶子一下就鬆了,她的手法竟如此熟練,似乎解了不下百次。

不過這也正常,老師天天都穿緊身衣,當然天天解啦!

帶子一鬆,我就發現柳璵老師的胸部頓時脹了起來,原來她的胸部如此豐滿!

正當我遐想中,她剛剛還穿著黑色緊身衣的上身就已經變成雪白的皮膚,至一只紫色乳罩。

將連衣裙順著退脫下,她稍稍猶豫了一下,望了望行刑負責人姚雪,姚雪示意她繼續。

於是她咽了咽口水,將乳罩扣子解開,從左臂褪下,她上身已經一絲不掛了!

柳老師應該還是處女,她胸部的兩點是粉紅色的,不是棕紅,兩腿間竟是天生白虎,潔滑如嬰兒。

肚臍又小又瘦,往上看,銳瘦的鎖骨將一種骨感美也在這豐滿胴體上得以體現,這是很難得的。

姚雪這才滿意的笑了,她說:「柳姐,妳的模樣身材還真不是蓋的!」

柳璵嬌嗔:「死妹妹別瞎說,姐姐又沒故意保養。」

語氣中自然透著些許自傲。

說話間,柳老師已經跪了下來,任憑姚雪用絲綢捆上她的雙手(後來我才知道只有A+級以上的肉畜才有資格被絲綢捆綁執行),而一旁的邱冰則將一只大的鐵盆放在了柳老師的頭下。

姚雪則在一旁輕輕地捋著柳璵的秀髮,讓這頭如瀑美髮自然從頭的兩側下垂。

我突然一驚——難道,柳璵馬上就要被斬……

還沒想完,突然聽見一個沈悶的哢嚓聲伴隨一聲悶叫!

趕忙磵頭,一邊安慰自己:『在這個法治社會不會有宰殺人的事件。』

可是,磵起頭,已經看見鮮血染紅了草毯,柳璵老師的嬌軀屁股間竟插著一根胡蘿蔔,淫水泛濫,白汪汪,濕漉漉,隱約能看見脖頸上空無一物!

只有血跡——盆裏有著些許微紅的秀髮!

我大吃一驚!

同時竟有些許興奮!

一個美女就這樣活生生在我面前被砍去了腦袋!

可惜沒帶錄像機,剛剛也趴下去沒看刀剛碰到柳老師脖子時她的表情。

這時,我聽見旁邊的邱冰對姚雪說:「雪姐,把刀擦擦,我想乾乾凈凈的去死呢!」

我一陣興奮,又是一個!轉回頭,邱冰不知何時也已經通體雪白,緊縮的菊花也夾著一根木棍,木棍上方已經泛水。

她身材沒有柳老師好,長相也略次一些,但也十分養眼動人。

她被拿著棉布捆上手。

我突然發現邱冰的臉頰開始蒼白,手發抖,估計是害怕。

果然,在姚雪就要下刀時,邱冰突然說:「雪姐,能不能把柳姐捆手的絲綢給我蒙上眼?」

姚雪有點慍色:「真麻煩啊……等一會啊!」

撕下一長綹絲綢,蒙上了邱冰的眼。

邱冰膽子果然壯了不少,盡然有了一點微笑。

由於她梳的是馬尾辮,所以修長的脖子自然外露。

這次我看得十分清楚,姚雪趁邱冰疑惑刀還未落下的時候,手起刀落,邱冰美麗的頭顱應聲入盆,嬌軀便自己在那翻滾。

姚雪也不管,正好趁著抽搐讓它(已經不是她了)自己流血,一邊拾起已經安靜的柳璵老師的身子。

她自己也跪在地上,仔仔細細的將柳老師的四肢剁掉,她用一只玉手就起柳璵粉嫩的蓓蕾,右手貼著胸部一旋,柳的一只乳房就掉了下來,另一只乳房也如法炮制。

剩下一個無頭、無臂、無腿、無乳的軀體,被她那一個短小的穿刺桿穿了,放進一個方紙箱的底部,將胳膊啊,退啊這樣的東西拾進去,將邱冰也肢解了,封號兩個箱子,然後自己跳進一個箱子。

我正奇怪呢,突然看見箱子裏噴出一股血劍。

看看四周沒人,我溜過去,姚雪自己的頭顱下和斷頸處不停地流著血,豐滿的乳房耷拉著,身體早已橫臥箱底。

我絲毫不覺害怕,到了下午繼續逃課,趕到公園,看見幾個姑娘圍坐在一起,樹枝兒上掛著四五個美女頭顱,其中三個正是姚雪、柳璵和邱冰的。

她們正圍坐一堆看著一個美女無頭身軀在火堆上烤。

旁邊還擺滿了醬汁。

我暈,還真有吃人肉的啊?!?!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