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肉音樂老師 》全本完结版


小小的K 歌廳內瀰漫著淫糜的氣息,暗紅燈光打出一個在男人堆中不斷蠕動的雪白肉體。 這個女人仰面躺在正對著電視的玻璃茶几上,而圈形沙發邊上或站或蹲著六個男人,幾乎將赤裸的女人圍得密不透風,以至於女人白嫩的大腿只能從男人的腿間伸出緊密的包圍網。 汗水順著光滑的皮膚滑到腳尖,又從不斷顫動的腳尖落到桌面上,堆積成閃亮的水窪。 「啊,呵,啊啊,啊……」 在此起彼伏的呻吟聲中,女人嘴裡塞著一隻火熱的肉棒,她另一條白嫩的長腿被高高抬起,搭在另... [阅读最新章节]

美肉音樂老師

小小的K 歌廳內瀰漫著淫糜的氣息,暗紅燈光打出一個在男人堆中不斷蠕動的雪白肉體。

這個女人仰面躺在正對著電視的玻璃茶几上,而圈形沙發邊上或站或蹲著六個男人,幾乎將赤裸的女人圍得密不透風,以至於女人白嫩的大腿只能從男人的腿間伸出緊密的包圍網。

汗水順著光滑的皮膚滑到腳尖,又從不斷顫動的腳尖落到桌面上,堆積成閃亮的水窪。

「啊,呵,啊啊,啊……」

在此起彼伏的呻吟聲中,女人嘴裡塞著一隻火熱的肉棒,她另一條白嫩的長腿被高高抬起,搭在另一個男人的肩膀上,雙腿分開快160 度,這樣完全露出下體淫蕩的玉道口與菊門,兩根肉棒正一前一後抽插著。

還有兩個男人俯下身去迷戀地親吻捏弄著她高聳的乳房,最後一個男人抓住她高高抬起的玉足吻個不停,膝蓋有意無意頂著她的腹部,正好是子宮的位置,感受她柔韌腹肌的不斷收縮與鬆弛。

「啊!啊啊啊啊,快點!快點!」

進攻女人喉嚨的男人加快了速度,其他男人也逐漸加快頻率。

被汗水打得濕滑的美麗肉體迷醉地跟著快速扭動,好像被男人圍住的泥鰍般,水蛇腰汗津津地瘋狂上下擺動。

晶瑩的液體不知道是汗珠還是淫液四下飛濺,包廂內的溫度驟然上升,幾乎將男人和女人熔化。

「嘩——爽呀!」

終於有男人盡情將精液噴射進依然在扭動的雪白肉體內,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

當抽插肛門的肉棒拔出時,大量白色液體從紅腫無法閉合的菊門溢出,混合著陰部流下的大量淫水、精液混合物直淌到玻璃桌上。

男人們舒服地倒到身後的沙發上,心滿意足地發出長嘆:「老師真棒啊!」

「是啊,老師真是太棒了,這樣都挺得住!」

而中間桌子上的女人依然扭動著白嫩的肉體,發出短促的喘氣聲,在男人們的目光當中,女人又痙攣了。

在桌子上好像觸電般不停地抽動,然後整個肉體都活蹦亂跳起來,彷彿垂死掙扎的魚。

從今天早晨被六位學生輪姦到晚上,徐老師已經痙攣了三次。

第一次是在電視機邊,第二次是在那個巨大空蕩蕩的牆體內嵌式玻璃金魚缸前面,第三次和這次都是在桌子上。

剛才一直吻徐老師玉足的趙明比較膽小,他擔心地問:「這樣不要緊嗎?徐老師她……」

帶頭的王剛惡狠狠一擺手,怒道:「我都跟黑暗大蟲公司買斷她了,一定要玩到死!」

趙明往沙發邊上挪了挪,他有點不敢看桌上痙攣掙扎的女人。

宋大慶放下啤酒,笑著站起身,對趙明說:「你小子不明白,這時候女人最好玩,不信?我前你後插插看就知道了!」

王剛喊了聲好,幾個少年人又興致勃勃站起來強行按住桌子上彈動的肉體,宋大慶一手抓一隻女人的腳踝,肉棒猛然洞穿女人的玉道口,然後塞住不放出來了。

他閉上眼睛,極舒服地讚了一句:「爽啊……」

趙明將信將疑地將肉棒插進女人的菊門。

沒想到剛插進去,女人的腸道猛力收縮將肉棒緊緊包繞,痙攣的身體每一塊肌肉都在抽動收縮,趙明感覺女人腸道前所未有的緊,裡面滾燙得嚇人,隨著痙攣極有彈性地伸縮,好像是女人用體內柔軟的嫩肉在拍打著肉棒。

「爽,真的好爽!」

原本小心翼翼的趙明宛若癲狂,大呼小叫,之前都玩弄過痙攣女體的眾人哈哈大笑。

女人翻著白眼,而插入她下體兩個洞穴的男人則開始艱難的抽插,她那裡實在太緊了,男人們像拔河一樣前後撞擊著她的小腹和屁股,王剛則用力拍女人顫抖的碩大乳房,大聲喊:「老師,舒不舒服啊?」

趙明覺得包圍肉棒的滾燙嫩肉收縮得更緊了,有節奏的拍打也更加猛烈。

宋大慶則覺得自己的肉棒好像要被這具雪白的肉體吞沒一般,彷彿女人下體有張小嘴,在使勁吮吸著自己的肉棒。

「啊——啊——我出去了!」

又有兩股熱氣騰騰的精液衝入女人肉體深處。

女人咳嗽著,香舌都滑到嘴邊還不知道,任由口水滴落桌面,身體在桌子上不停顫抖,雙腿分得極開卻再沒力氣合攏。

男人們都倒仰在溫暖的沙發,喝啤酒補充著體力,笑嘻嘻看仰面躺倒在冰冷玻璃桌上的女人逐漸虛脫。

「叮咚」。

包廂的門打開,一隻戴狗環的美女犬四足著地爬了進來,她是這裡的服務員,黑暗大蟲公司的產品,美女犬很專業地以M 字形分開雙腿露出陰部,雙手舉到胸口,以甜美聲音說:「主人們,肉玩具的清洗時間到了,請幫忙將肉玩具抬上傳送架好嗎?」

少年們站起來,七手八腳將桌子上的女人扶起,美女犬過來將女人的四肢銬到從屋頂垂下的機械手臂上。

機械手臂「滋滋」地分開,將女人四肢拉長到無法掙扎的極限,呈大字形,然後開始整體平移,將女人送進牆上內嵌的巨型金魚缸。

這邊美女犬開始用嘴幫少年人們清潔下體,王剛是自己跑到隔壁配套的浴室去沖淋,其他人則一邊享受著美女犬的服務,一邊笑嘻嘻盯著牆上的巨型金魚缸。

說是巨型金魚缸,其實是透明玻璃的展覽室,有機械手臂安裝著清潔液、灌腸液和毛刷等伸出來在沖洗奄奄一息的女人,這樣肉玩具的清洗過程都會被玩具主人們看到。

銬住四肢的機械手臂帶動女人整體翻轉,以便全方位地清潔這個渾身上下乃至內外都是精液、淫液的肉體。

為了不讓玻璃起霧影響玩具主人們欣賞,使用的都是冷水,當冰涼的灌腸液注入女人體內時,連垂死的女人都清醒過來,掙扎地仰起了頭,痛苦呻吟了一聲。

然後是強心劑注入。

半死不活的肉體彷彿被挖掘出剩餘的生命力,隨著強心劑的效果顯現,虛脫狀態逐漸消除,女人不再痙攣了,羞恥與悲傷也重新回到她的腦海中。

當然,無論是生命活力還是羞恥感,都是為了肉玩具能更好地讓主人玩弄而已。

清洗完畢,暖風機吹出暖洋洋的風,吹乾女人頭髮的同時也讓她悲傷的肉體鬆弛,機械手臂將依然喘息的女人懸空平移出玻璃展覽室,美女犬四足著地行動迅速地上去幫女人補妝、整理髮型。

此時王剛也回來了,大家喝著特製的補充體力飲料,在K 歌台上點播電影,剛才大家點播的是「鬼畜輪姦系列」,完全運用在了可憐的徐老師身上。

現在,王剛提議:「不如學習學習凌辱暴虐系列吧?」

大家轟然稱好,這樣可以繼續玩弄徐老師,讓她再次痙攣,等回復後接著輪奸。

美女犬爬到小吧台後面,趕緊取出各種工具:麻繩、鞭子、蠟燭、搾乳機、灌腸器、導尿器、電擊器等等等。

還是趙明不大放心,他小聲問:「我們這樣……如果,如果她死了,那……那沒事吧?」

美女犬笑著回答:「請主人放心,我們黑暗大蟲公司是有信譽保證的。王剛主人已經徹底買斷這隻肉玩具,她現在是你們的所有物,在玩樂中損毀、消亡乃至食用都無所謂!只要主人們隨心所欲,盡情盡興!」

被機械手臂懸在一邊等待悲慘命運的女人喘息著,看電視上那些很可能就是在這個房間拍攝的畫面,那些同樣命運的女人慘絕人寰地啼叫,心底瀰漫上巨大的悲傷。

誰知道呢?昨天下午,這六個吹蕭課不合格的學生還被她帶到家中補課,那個富家子弟王剛說話輕浮、調皮搗蛋,她僅僅稍加訓斥,沒想到就落到這樣的下場。

其實,被訓斥僅僅是個導火索,對美麗動人又充滿尊嚴氣質的徐老師,王剛已經在心裡幻想了許多方案來強姦她、折磨她直至死亡,看這種嚴厲又美麗的女老師被凌辱至死,真是種人間難得的快慰。

王剛父母長年在美國經商,王剛的哥哥比較會讀書,也留學到了美國,只剩下王剛一個人在國內,住著沿海區的巨大空曠別墅,平常只有保姆相伴,他偶然翻到與老爸有業務來往的公司,裡面一份夾帶著照片的文件深深吸引了他。

照片是實拍的,上面主要人物明顯是老爸和他以前的女秘書,那個留著短髮陽光燦爛的小秘書,王剛初中時見過她幾次,特別迷戀她充滿知性的笑容和修長白皙的大腿,還有高跟鞋踩踏在地板的聲音尤其清脆。

但是後來聽說她長期沒來上班,自動離職了。

第一張照片上這位女秘書依然穿著黑色套裙、絲襪高跟鞋,但是嘴裡叼著猿羈,雙手綁在身後,從黑色短裙下伸出三條繩索連到後面的馬車座位上,老爸就高高坐在上面,揮舞著鞭子像趕馬一樣鞭笞她。

她痛哭流涕,漂亮的臉蛋因為悲傷格外美麗,短裙裡失禁的尿水順著大腿內側流下,染濕了絲襪,淌進高跟鞋中。

第二張照片上女秘書身體被對折起來,大腿架到肩上,雙腳強行別到腦後,美麗的臉與淫水橫流的陰部近在咫尺。

她滿臉絕望地盯著自己紅腫的菊門噴射出灌腸液,甚至有淫穢的液體濺到她臉上、口中。

此時她的小嘴、淫穴、菊門幾乎在同一條線上,彷彿她生命的全部意義就在於這三個流水潺潺的洞穴,只是有三個淫蕩洞口的雪白肉體玩具而已。

第三張照片上女秘書被截斷了四肢,剩下的軀幹更像塊鮮嫩的肉團,她被放置在兩根金屬柱子上,一根插淫穴,一根插菊門,還有導尿管深入她體內,將金黃色的尿液源源不斷導引出來,像損壞的自來水龍頭一樣潺潺直流。

此時她與其說是人,不如說更像動物,或者供人瀉欲的玩物,沒有手腳,她只能等待男人們的幸臨,她張開嘴,吐出香滑的舌頭,不停地扭動腰肢,淫蕩地四下勾引男人。

……

然後,就再也沒有關於她的資料了。

大概最後是死了吧?

或者在男人們的輪番暴虐玩弄下死去,或者在久久得不到滿足的慾望中悲慘消亡,沒手沒腳的肉柱根本就是純粹的肉玩具啊。

王剛也是從這份文件上得知黑暗大蟲公司——

「我們能實現您心底最黑暗的慾望!」

而高中時遇到音樂徐老師,這位新婚不久、意氣風發的28歲美女老師整天掛著燦爛的笑容,因為愛情的滋潤身體愈發地肥美性感,在王剛眼裡,她穿著絲襪高跟鞋走路簡直是趾高氣昂,嗔怒時的微紅臉蛋簡直令人發狂。

據說她讀大學時還是游泳隊選手,擁有完美勻稱的身材,長期鍛鍊富有彈力的肌膚下蘊涵著過人的耐力。

這種美麗又性感的女人,應該被凌虐到崩潰、折磨到淒美地死去!嬌嫩的花兒就該有這種下場!

王剛從初中看到黑暗大蟲的文件開始,心底就已經被種下邪惡趣味的種子,隨著18歲成年,他越來越強烈地想要把腦中的幻想實現。

積攢了一年的零花錢,因為父母對獨自留在國內兒子的愧疚,王剛每月的零花錢可不是小數目,他終於湊夠黑暗大蟲公司的價碼,將性幻想對象徐老師變成肉玩具的同時,他也將這個新生的玩物徹底買斷。

昨天下午在被徐老師訓斥之後,他連夜與黑暗大蟲公司簽下邪惡契約。

第二天清晨,穿戴整齊準備上課的徐老師走上那輛居然提早開來的空蕩蕩的「學校班車」,突然有奇異的香味傳來,接著失去知覺。

上午,外表是K 歌廳的黑暗大蟲公司分處開來輛小貨車,貨車上拉著一個電視機的包裝大紙箱,歌廳經理還禮貌地請兩位裝卸工人幫忙搬紙箱。

等到紙箱放在白金VIP 豪華包廂的桌子上時,王剛與五位鐵哥們已經忐忑不安圍坐在沙發上了,拿工具刀小心翼翼地劃開包裝膠帶,首先露出一雙黑色尖頭高跟鞋,然後是蜷縮在紙張箱內的徐老師。

和往常上課一樣的穿戴,蜷成一團顯得原本就豐滿的屁股更加鼓脹,彷彿要把淺灰色的裙子撐破,而圓滾滾的大腿包裹在絲襪內,燈光下顯露出格外性感的光澤——

徐老師,以前只能性幻想的對象,如今卻像只乖乖的寵物般軟綿綿蜷縮在眼前。

當時六位少年人下身堅硬無比,迫不及待把手伸向紙箱,搞得堅固的紙箱都碎成幾片。

徐老師也是此時驚醒,她驚呼自己學生的名字,王剛給了她一巴掌,然後開始有人狠狠地揍她,柔軟的小腹不知道挨了幾拳,衣服、襪子都被野蠻地撕碎。

之前少年人就被告知:「這個包廂是完全隔音的,裡面和外面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在裡面你們就是至高無上的王,可以隨意玩弄你們的玩具,沒有任何人可以干涉你們。」

長達一天的輪姦就此開始。

六個少年人都處在精力旺盛無處發洩的年齡,加上刺激新奇的「玩具」,個個都是幹勁十足,誰也不願輸給誰,一天下來徐老師被折磨到痙攣三次,幾乎一刻不停地在被輪姦,下午逐漸意識模糊。

晚上第四次痙攣,終於連曾經的游泳隊選手徐老師也虛脫,奄奄一息,然而卻被注射了強心劑,連帶體內剩餘的生命活力也被挖掘出來。

現在,取代那些熱乎乎的肉棒,劇烈震動的電動陽具發出的嗡嗡聲充斥了整個房間。

情趣油被塗抹整個身體,在微紅的燈光下,女人皮膚表面泛起妖異的光澤,這種油讓女老師的皮膚更加敏感,尤其是原本就鮮嫩敏感的乳頭、私處、菊門,油被惡意地灌進去許多,更是敏感百倍。

宋大慶拿一根羽毛輕輕拂過女老師高聳的乳房,女老師整個身體跳動起來,少年人們趕緊按住她,她感覺那根根本不是羽毛,而是電槍,劃過的地方好像電流通過般在灼燒、輻射到全身彷彿電流在翻滾在激盪。

「啊——」女老師悲慘地叫。

王剛拽著頭髮捧起女老師的臉,看她原來充滿尊嚴的美麗臉蛋寫滿痛苦,十足淒美得令人心醉,他又驚又喜:「太好了,沒想到這些藥這麼有效!」

「先讓她看看威力!」

李建拿一隻嗡嗡作響的電動陽具觸到玻璃酒杯,厚實的玻璃酒杯居然經不起劇烈顫動的電動陽具,�啪碎裂。

「不……不……」女老師別過臉去不敢看。

少年人感覺到手下的女老師身體在害怕地顫抖,都是哈哈大笑,宋大慶往她下身撈了一把,滿手濕滑的淫水,不禁笑道:「老師,原來妳是這麼淫蕩,看到電動陽具高興得直流水!」

王剛大喊:「一起上!」

十二支電動陽具齊刷刷伸上桌子上仰躺的女老師。

「不要——啊——不要啊——」

女老師撕心裂肺地慘叫,掙扎著扭動著油光潤滑的身體躲避電動陽具。

從桌子上翻滾下來,重重摔到地上,然後少年人哈哈大笑著不肯放過她,電動陽具直追著她,讓她像負傷的動物般亡命翻滾爬行。

修長的美腿踢蹬,其實踢到少年們身上已經軟綿綿的並沒有什麼力氣了,玩弄毫無反抗能力的女老師令少年們心情大快,電動陽具更加用力地往女老師敏感部位戳弄。

搖晃著雪白的肉體,女老師連滾帶爬地撲到門口,使勁拉著門把,沙啞著嗓子喊救命,儘管一天下來的教訓告訴她這根本是徒勞的,但她已經失去時間的觀念,柔弱的逃亡純粹求生的本能表現。

電動陽具逼迫並沒有放過她,對著她雪白的背部、肥美的屁股發動攻勢,她只能放棄門口,掙扎著爬向小吧台底下……

少年人見狀哈哈大笑,在王剛的提議下玩「街頭籃球」,六個少年人分成兩隊,相互比賽用電動陽具驅趕女老師,如果女老師爬進小吧台底下就甲隊勝利,如果女老師鑽到電視櫃下就乙隊勝利。

大家都是摩拳擦掌,女老師好像白嫩的活體籃球蜷縮在地上,喘息著,悲傷地聽著少年們的計劃,接著是殘酷地執行,當然,殘酷僅僅對女老師一人而言,少年人們可是興奮異常。

比賽激烈地進行了20分鐘,女老師從開始的慘叫翻滾逐漸變成呻吟爬行,少年人們卻是越來越玩出樂趣,興致高昂地大喊大叫,驅趕女老師在地毯上繼續亡命奔逃。

高潮部分是女老師被電動陽具戳著菊門驅趕過中場的時候,她終於脫力失禁,抽筋的美腿顫抖著,地毯上被拖出長長一條顏色濃重的尿液痕跡。

「老師,您尿了呢!」宋大慶用腳輕輕踢著女老師劇烈起伏的小腹,開心地笑著。

「哈哈,老師需要別人幫她尿尿呢!」李建跑上前,雙手抱住女老師的大腿彎,好像抱嬰兒撒尿般將女老師端起。

宋大慶戲謔地吹口哨。

女老師渾身無力地任由李建摟抱與羞辱,但是下身尿液根本無法控制地流淌更令她羞恥萬分。

這個場面讓王剛想起初中時刻骨銘心的照片,那個被當成馬般鞭打拉車的女秘書——

她的尿液順著大腿內側直流進高跟鞋裡,漏出來的在地上灑成一條濕漉漉的線。

「我們玩騎馬吧?看老師的腰,完美的S 形,好像等待別人騎上去似的。」王剛放下電動陽具,又提出新玩法。

「是呀,老師的身材真是很淫蕩!騎起來應該好玩!」宋大慶趕緊符合,其他已經在喝啤酒的少年人們又被燃起性趣。

「老師,如果您讓我們每個人騎兩圈,然後在原地模仿馬上下左右振腰各十次,我就收回之前的話,放您回家。」

王剛托起女老師淒美的臉蛋,說完這些話,又鄭重其事地補充一句:「當然,前提是您保證和我們一樣,徹底忘記今天的事,您看可以嗎?」

女老師接近空洞的大眼睛裡突然迸發出希望,她著急地趕緊點頭。

「很好,大家騎老師吧!」王剛揮手大喊。

大家都是歡呼,王剛第一個反身騎上女老師的背,女老師顫抖著手四肢著地,承受著背上少年人的重量試圖往前爬行。

但是被輪姦一整天又被像籃球般劇烈折磨的女老師早已脫力,王剛才拍打了一下她肥碩的屁股喊聲「駕——」,她就整個人癱軟到地上,差點摔壞王剛。

「草!這什麼馬?」

王剛怒氣衝天地要踹縮成一團在地上哭泣的女老師。

旁邊陳文趕緊拉住王剛,說:「我看老師是真沒力氣了,還是想辦法增加她的力氣吧!」

宋大慶沉吟道:「再打一針強心劑?」

陳文笑答:「不用,我看那些虐待用品裡有電擊器,電擊連垂死的人都能救活過來,讓老師恢復體力豈不是小菜一碟?」

「是啊,電擊沒玩過呢!」少年人們又有了興致。

各種不同類型的電擊器,錫箔紙貼式、鱷魚夾式、陰部探入式、腸道深入式等等五花八門,被少年人們安裝到微微發抖的女老師身上。

宋大慶調著「凌辱暴虐系列」節目單,調出電擊女體的電影,然後指著大喊:「玩電擊要先把女人綁好吊起來呢,大家快看,這個女人被電到流尿拉屎呢!」

大家趕緊圍過去看,電視螢幕上一個女人被懸吊在半空,幾個男人調節著電源強度,女人身體隨之劇烈跳動,下身甩出金黃色飛濺的尿液,好像掛在鉤上活蹦亂跳的魚。

「就這樣玩!」王剛點點頭。

美女犬聞言立即爬過來,四腳並用爬上小吧台,按動開關,屋頂有懸掛的鉤索裝置自動降落下來。

全身安裝了不知道多少電擊器的女老師被拉起身,手綁到頭頂,用繩索吊著。

美女犬嘴巴叼了一個遙控器給王剛,這個遙控器可以控制鉤索上升下降,還可以旋轉。

大家哈哈笑著,看盤腿坐在地上的女老師逐漸被繩索吊成直立,接著是腳尖勉強點到地面。

王剛把高度固定在這裡,圍著身材被拉得更為修長的女老師轉了兩圈,興奮莫名。

女老師被吊起微微喘息,整整一天她終於有站起來的機會,否則都是躺在自己學生的跨下,可是站起來更加屈辱,好像肉攤上懸掛的豬肉,手被繩索勒得發疼,而腳尖點著地面久了又酸又麻。

「開始電擊!」王剛猛然一揮手,少年人們壞笑著扭動手裡的電擊器開關。

被懸掛的女老師慘叫一聲,雙腳離開地面,再也管不了手部那點疼痛了,雪白的大腿痙攣地蜷縮起來,肉體在半空晃動。

「瞧,剛才還沒力氣呢,現在叫得那麼大聲。」李建哈哈大笑,更加大電流。

「等等,我們不要一直電她,要電一下,停一下,讓她捉不到規律。」陳文又建議。

王剛兩眼放光,點頭道:「對,對,出其不意、攻其不備!陳文看不出你小子真狠!」

電流瞬間消失,女老師張開嘴大口大口呼吸,喉嚨底發出嘶嘶的喘息聲,胸口劇烈起伏,兩團雪白的乳球上下跳動,她一隻腳點回到地面,而另一條腿卻神經質地依然蜷縮著。

陳文走到女老師面前,說:「對不起啊,徐老師,是您鼓勵我學醫的,您說我學醫有天分呢,現在就見證給您看。」

女老師眼睛裡充滿痛苦與憤怒,但是不等她回話,比剛才更劇烈的電流穿越她的身體。

她發出一聲慘絕人寰的哀號,整個人跳起來,被繩索掛著不斷扭動雪白的身體。

塗抹增加敏感的情趣油讓她的身體敏感百倍,而那些電擊器無一不是附著在她乳頭、腋下、肚臍、小腹、腹股溝、陰道、直腸、腿彎、腳心這些女性原本就很敏感的地方。

電流的衝擊原本就不是普通人所能忍受,更何況一個被輪姦整天虛弱又敏感的女人?

在她幾乎昏厥過去的瞬間,電流停止了。

剛喘口氣,鬆下緊繃的玉腿,電流又猝不及防地轟擊全身。

女老師悲號著、跳動著,根本停不下來。

「哈哈,瞧老師,多像在舞蹈?」少年人們興奮得像群逗弄著肥美獵物的狼。

「徐老師,您在上音樂課呢,這樣的舞姿真是棒呀!」少年人們羞辱著美麗的老師。

電流衝擊帶來的女體彈動並沒有因為她昏厥失神而停止,因為少年人發現只要加強電流,肉玩具就會繼續凌空舞蹈。

後來,王剛還拿起鞭子抽打赤裸的女體,將白嫩的肌膚打出好幾道血痕,宋大慶則「好心」地用蠟燭幫女老師的傷口癒合。

原本是想看女老師再次失禁,屎尿齊出的羞恥場面的,但是女老師渾身汗津津的,腹內的尿液都已經排空,於是陳文提議給女老師灌腸,再用導尿管反導大家的尿進女老師膀胱,菊門用肛門塞堵起,繼續電擊,看女老師什麼時候能爆發將肛門塞突破。

大家嘻嘻哈哈地撒起尿,收集了,用來反灌進女老師的膀胱,還有灌腸,多餘直接讓女老師喝掉。

美女犬緊張地調配各種灌腸液,其實少年人哪裡懂得什麼灌腸液有什麼功用?他們覺得名字好聽就隨便要一種,1000毫升、2000毫升乃至4000毫升地不斷用針筒、用壓力灌腸機注入女老師體內。

然後繼續電擊,看女老師在空中彈跳的時候突然下身大爆發,腸液、淫水噴得滿地滿牆都是,場面極淫蕩又極壯觀。

這樣斷斷續續地電擊、灌腸、再電擊、再灌腸,也不知道過多長時間,直到可憐的女老師下體噴出血。

「王剛,老師的屁眼流血啊!」宋大慶摸著女老師微微顫抖的肥美屁股,看到她大腿內側觸目驚心的血跡。

而此時女老師整個人已經像死魚樣被吊著,最近的幾次電擊都不能令她大幅度彈跳了。

輪姦了女老師一整天,對少年們來說也很疲憊,趙明歪躺在沙發睡著了。

王剛也覺得死魚樣不動的女老師趣味乏乏,說:「那大家休息,明天繼續,一定要幹死她!」

少年們揮舞著拳頭惡狠狠說:「對,一定要幹死她!」

然後分散到隔壁臥室或者就地沙發上一躺睡著了,歌廳裡只剩下女老師奄奄一息的喘氣聲和少年們心滿意足的鼾聲。

美女犬立即上來解下吊在半空緩慢旋轉的女老師,將口吐白沫的她銬到機械手臂上,又送進玻璃展覽室內清洗。

第二針強心劑注入,洗乾淨的女體又被機械手臂送出來。

「救救我,救救我……」

又被挖掘出更深層次生命活力的女老師幾乎是燃燒著生命在呼救,她希望同為女人的美女犬能同情自己。

但是美女犬彷彿沒聽見女老師的呼救,她將女老師細緻地綁好,手臂縛在背後,大腿與小腿交疊束縛成極痛苦的四馬攢蹄,再用鉤索吊起。

懸在半空的女老師好像被臨時保存的食物,絕望地嗚咽著,美女犬熟練地往她嘴裡塞了口球,阻止她大聲呻吟。

然後開始為她灌腸,灌到小腹微微隆起,美女犬拿出一條帶著肛門塞與電動陽具的貞操帶給她穿上,順便打開電動陽具的開關,強勁的嗡嗡聲極細微地從女老師美妙肉體內部傳來。

這下,肛門塞就不是女老師爆發能突破的了,她只能一直忍受腹部的鼓脹與絞痛。

最後,美女犬拿來一個定時電擊器,鱷魚夾分別鉗住女老師的乳頭和陰蒂,每十五分鐘,電擊器會釋放一次中等電流,每一小時會釋放一次強電流,讓疲憊不堪的女老師無法入眠。

一天下來女老師唯一的食物是深入到喉嚨底的肉棒噴射出的精液,劇烈地輪奸與凌虐,令她身心具疲,而她沒有脫水死亡的原因是灌腸,人體最擅長吸收水分的是大腸與直腸,那些令女老師痛苦不堪的灌腸液反而維持著她的生命。

即使如此,少年們都睡著了,這個美麗的肉玩具也不能停止被折磨,她的美肉必須不間斷地被折磨直到死亡。

做完這一切,美女犬爬出包廂,輕輕關上厚重門,只留下吊在桌子上空不斷掙扎扭動的女老師和呼呼大睡的少年們。

……

其實在昏暗的包廂裡不知道時間,少年們凌虐女老師其實將近20個小時,也就是到第二天凌晨才睡覺。

舒服地一覺睡到下午,最早起來的是趙明。

他躺在沙發上,朦朧中聽到好像有水滴落的聲音,還有淫糜的香味。

等到睜開眼睛,他看見吊在半空中掙扎著緩慢旋轉的女老師,淫水源源不斷從顫動的貞操帶皮革後面流出,滴到桌面上,弄得整個桌面都濕了,還淌到地板上把地毯打濕出一圈深顏色。

趙明感覺下體又硬了起來。

接著一個個少年人都醒過來,感覺從未睡得如此暢快,真是精力充沛。

然後看到吊在半空中的女老師,還有一手拿著女老師高跟鞋,一邊親吻女老師玉足的趙明。

趙明是個性格懦弱的男生,他也很傾慕美麗的徐老師,可是說是仰慕了,徐老師上課時穿著高跟鞋從他身邊走過,聽到那踏地的清脆聲音,他的心都會一陣陣奇妙地酥麻。

王剛笑著問:「很喜歡老師的腳,嗯?」

趙明趕緊低下頭,回答聲:「是。」

王剛大笑:「那老師的腳就歸你了!我昨天晚上想好了,其實騎不上馬不是老師沒力氣,她以前可是游泳隊選手,怎麼會沒力氣呢?」

趙明欣喜若狂。

宋大慶則問道:「那是什麼原因?」

陳文插嘴:「平衡?」

王剛笑道:「沒錯,就是平衡,你看看,老師腿這麼長,手怎麼也沒腿長吧?又細,所以沒法當馬來騎,那些電影裡都是把女人當成馬來拉車的,真騎肯定也是摔下來!」

李建接口:「所以了……」

王剛說:「所以把老師的小腿和前臂鋸掉,看大腿和胳膊會不會平衡?」

少年們都愣住了——

鋸掉老師的手腳?會不會太血腥了?

王剛突然笑起來,說:「昨天老師痙攣的時候,大家是不是很爽?我們一邊鋸,一邊操她,肯定比昨天更爽!」

陳文也猙獰地笑:「是啊,還有什麼疼痛比切斷手足更能令肌肉緊張?電擊都比不上!」

電擊都比不上——

少年們都有點蠢動了。

趙明突然說:「都說了,老師已經是我們的玩具,玩死了也無所謂的!鋸吧!」

少年們突然都瘋狂地熱情起來,七手八腳將驚恐萬分的女老師放到淫水橫流的桌面上,美女犬捆得很結實,女老師又經過一夜折磨,根本恢復不了氣力,只能任學生們隨意擺佈。

「叮咚」

包廂門又開了,美女犬進來問了早安,然後從小吧台後面取出各種手術工具。

「有鋸子嗎?最好是電鋸!」王剛紅著眼睛問。

美女犬笑道:「其實一下子切斷會造成動脈大失血,玩具很快就死了,還是用手術刀慢慢切入,再用止血鉗夾住大血管,這樣既可以截斷玩具四肢,又可以保持玩具的活力。」

陳文驚喜問道:「妳有辦法讓我們邊操老師邊給她做手術?」

美女犬點點頭說:「賤狗是黑暗大蟲公司培養的高級犬種,可以活片女體,如果主人們喜歡,賤狗還可以一邊手術一邊片下她的肉來供主人們食用。」

趙明有點猶豫:「這個活片……真可以吃的嗎?」

美女犬笑道:「還有比鮮活美麗的女人更可口美味的食物嗎?」

不止是鮮活美麗的女人,還是大家心目中性幻想的對象,親手觸摸到的肌膚比想像中還有彈性,帶著宜人的芬芳,如果是這樣美麗的肉體,一定是可口美味的!

王剛又突然笑起來:「很好,就這麼辦!解開老師的繩子,重新綁成四肢張開的姿勢!」

在解開繩子的時候,女老師掙扎了幾下,但是她是如此的軟弱無力,根本挪動不了分毫,她絕望地被學生們分開大腿,幾乎開到180 度,然後用繩子拉扯著綁到兩邊牆上的掛鉤。

整個人被綁成「工」字形,美女犬已經取出手術刀蹲在桌邊。

貞操帶和口塞被同時取下來,從凌晨憋到下午的腸液隨著一聲長長解脫的嘆息噴射出來,為刺激腸壁而特意添加的芳香精混合著女體腸內原本的腥氣,變成淫糜的香味,充斥著整個包廂。

少年人們哈哈大笑,王剛將身一挺,肉棒又刺入女老師的淫穴,在裡面滋溜滑動著。

女老師的淫穴被電動陽具擴張了不少,但是,等下她會迎來人生中最緊的時刻。

宋大慶與其他四個少年剪刀石頭布,贏得體會女老師菊門的機會。

當宋大慶的肉棒塞進女老師菊門的時候,從腹部解脫中回味過來的女老師終於意識到要發生什麼,她虛弱地喊:「救命,救命啊,求求你們,不要這樣……王剛,你昨天不是說……當馬騎就放了我嗎?」

王剛似笑非笑地回答:「老師,我說的當然算數,但是我沒說妳這匹馬要不要截掉哪些累贅的部分啊,今天您也看到了,趙明可喜歡您的嫩腳呢,我們趙明會把您美麗的腳丫子保存起來,作為藝術品永遠珍藏呢!」

趙明在旁邊莫名興奮地說:「對,還要一隻穿著高跟鞋,一隻不穿!」

少年們哈哈大笑,女老師感覺到眩暈與絕望。

隨著王剛提槍上馬,美女犬神乎其技的解剖也開始,女老師感覺到腿彎一抹冰涼,然後是刺痛。

心理恐懼遠比切割肉體的疼痛來得厲害,她幾乎是用盡生命地在慘叫,然而白嫩的大腿彎處,彈力十足的肌膚被割開,逐漸翻出裡面鮮嫩的肌腱、血管以及粉紅色的骨骼。

關節處沒什麼肉,美女犬將皮膚切成長條的片,用棉花抹去血漬恢復雪白的顏色,遞給少年們說:「請主人品嚐美肉口香糖!」

幾位圍觀的少年趕緊接過來迫不及待地塞進口中,這可是美女徐老師最引以為傲的白嫩肌膚啊!咀嚼在口中帶著絲絲腥味,但更多的是女人香甜的肉味,彈性十足,真的像口香糖。

與此同時,插著女老師下體的王剛和宋大慶鬼叫鬼叫地直呼爽。

被活剖的巨大疼痛瀰漫了女老師全身,每一寸肌肉都因為疼痛在緊縮、在痙攣,王剛覺得自己的肉棒好像塞進強韌又柔軟的充氣肉球當中,彷彿眼前根本不是女人,而是活生生的性愛專用機器,女人垂死掙扎爆發出的力量真可與機器動力媲美!

但是女人肉體天然有彈力的感覺又怎是機器可以比擬的?

當這種力量用來令男人爽快,真是絕無僅有的美妙感覺。

插女老師菊門的宋大慶經受不起如此強悍的威力,迅速敗下陣來,第二順位的李建迫不及待地撲了上去,硬塞了兩次,堅挺的肉棒居然插不進女老師緊縮的紅腫的菊門,第三次才猛插進去。

李建瞬間瞪大眼睛,粗著脖子大喊:「好爽啊——」

旁邊少年們激動地跟著喊:「快點,你快點啊!」

美女犬專心致志地下著刀,左右分離了女老師的大腿與小腿,消毒、止血,然後將傷口用金屬薄膜封閉起來,截斷的小腿遞給趙明,趙明剛開始有點怕,但是撫摸著親吻著女老師美麗精緻的玉足,感覺這件只能存在幻想中的美夢終於成真,自己永遠擁有了美麗徐老師的腳丫,他又激動起來。

他尋找著高跟鞋,為這隻雪白的腳丫穿上,再親吻,再撫摸,沉浸在幸福當中,連到了他的順位都不知道。

女老師在慘叫中咬破了舌頭,美女犬迅速給她塞了口球,接著切斷她的胳膊。

根本沒流多少血,女老師的手腳就被截斷拿了下來,傷口包裹了金屬薄膜,女老師在滿足了六位學生後虛脫了,真正變成肉塊的美女老師被送上機械臂,拖到玻璃展覽室內清洗。

這次連打了兩針強心劑。

女老師恢復意識被推出來的時候,她看到自己的學生正在品嚐自己的手臂。

美女犬將白皙柔美的手臂片成一片片極薄的肉片,幾乎入口即化,分給剛剛興奮完的少年們。

少年們咀嚼著美肉口香糖、品嚐著鮮活肉片,興高采烈地評論剛才的精采,從昨天早上開始,沒一個人體會到如此極致的快感。

美肉女老師被機械臂放到桌上,無需捆綁,沒手沒腳的女老師好像圓滾滾的肉塊,根本沒法逃。

「現在,老師,我們履行昨天的諾言吧,您讓我們每個人騎兩圈,再腰振十次,您就自由了。」

王剛隨意揉捏著女老師因為疼痛而顫抖的雪白大乳球。

「老師傷口還包紮著,四肢著地應該很疼吧?」趙明把一對美足抱在懷中,擔心地提問。

宋大慶哈哈大笑:「疼才好,最好是鑽心地疼,這樣我們一邊騎一邊操,不是更爽?」

女老師潸然淚下,「自由」——對失去手腳的自己來說有何意義?

少年們看了笑得更開心,大家七手八腳將美肉女老師翻過身,放到地毯上。

四肢的傷口一接觸到地面就鑽入骨髓的疼痛,女老師慘叫著想趴到地上。

但是王剛騎在她背上扯起她頭髮,拍著她肥美的屁股大聲說:「啊?老師,難道您就不想出去?您覺得沒手沒腳很丟臉嗎?還是我拜託這裡的人將您收留下來,變成專門供人玩耍的美肉玩具如何?」

「哈哈,我看徐老師現在唯一的用處就是供人淫樂了!」李建跟著大笑。

女老師顫抖著,鑽心的疼痛讓冷汗直冒,覆蓋雪白肉體的表面形成美麗的光澤:不行,如果在這裡待下去的話……

她嗚咽著顫抖著慘叫著一步一步往前走,血水從金屬薄膜滲出來了一些,染紅了地毯。

王剛像騎士一樣騎在她背上靠近屁股的地方,揮舞著手喊:「駕——駕——」

美女犬好像示範爬行似的搖晃又大又圓的屁股爬在前面,女老師眼睛盯著她的屁股,用力咬著塞口球,一步……再一步……一步……再一步……

兩圈騎完,中途女老師昏死三次,都被陳文用電擊器電醒。

輪到剪刀石頭布贏的趙明騎了。

宋大慶提議:「趙明你騎,我跟在後面插老師的屁眼,怎樣?」

趙明點點頭說可以,少年們一陣聳動,都誇宋大慶精明,等下也要這樣玩。

只剩下胳膊與大腿的美肉女老師艱難地前行,趙明拿她被截下的腳丫摩擦著她的臉,宋大慶半跪在後面,女老師前進一步他也跟進一步,肉棒一直塞在女老師菊門裡。

一路宋大慶都是高呼:「爽啊,哇,這個超緊,比剛才還緊!」

王剛忍不住過去拽開宋大慶,也插了插試試,果然非常之爽。

接著幾個人騎,大家輪流插女老師的淫穴和菊門,不知道到第幾圈,女老師忽然又軟到地上。

這次不像剛才的屢次昏厥,她美麗的腦袋搖晃著,剩下的四肢殘段不住顫抖甩動,胸部劇烈起伏,腰肢哆嗦著顫動著,嘴裡發出「荷——荷——」的聲音。

美女犬趕緊過來說:「玩具不行了,需要立即注射強心劑。」

正插著女老師淫穴的王剛大怒:「搞什麼?我們正在興頭上呢!死就死了!」

他把女老師從地上拉起來,抱在身上,感覺這塊美肉垂死的悸動,肉棒處更有強大的吸力,彷彿要將肉棒整個吸向肉體深處。

「啊,好爽啊,太爽啦!」王剛大呼小叫。

宋大慶搶過來,要將肉棒插入女老師的菊門,來感受這生命消逝瞬間的最大快感,沒想到無論如何肉棒也塞不進去。

王剛緊緊抱著女老師,肉棒緊到連抽插也沒辦法,最極致的快感之後,肉棒那裡的壓力忽然一鬆,懷裡女老師緊張的身體跟著癱倒、極柔軟地後仰,頭髮垂到地面,陰部依然接著王剛的肉棒。

淚痕滿面的臉蛋儘是淒美的表情,美麗的大眼睛睜得極大,充滿對生的最後追求與將死的不甘,看起來楚楚動人。

「死了啊,老師死了。」

趙明有點怕,愛不釋手的美腳掉落在地上,美女犬趕緊爬過來拾起這對美腳。

依然插著美肉女老師的王剛意猶未盡,他挺著肉棒又抽插了幾下才拿出來。

「死了,玩死了。」王剛說著,鬆開手,任懷中不動的美肉女老師落到地上,反正她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

「老師被玩到死了啊。」少年人們後退一步,還有點緊張地盯著地上女老師。

「哈,這麼簡單就弄死了。」陳文伸去腳踢了踢女老師雪白的軀體,肉體依然柔軟,沒了反應後一動不動好像百依百順。

她保持著被強姦的姿勢,兩條剩下的圓潤大腿張得極開,淫穴處還有水在流出來。

李建的下身又勃起,他嚥了嚥口水,不甘心地說:「剛才都讓王剛爽了,我還沒爽夠!」

幾個少年人膽子大起來,也跟著附和。

於是,少年人開始死亡的輪姦,美肉女老師變成真正意義上的玩具,只是一件任男人擺弄的美麗死體,身上所有的洞穴都被翻開,被隨意地抽插。

肉體還被擺佈成不同的姿勢,摺疊或者彎曲,被用力地拍打,反正再無妨害,女老師已經不會疼痛也不會疲勞,只是一件軟綿綿的玩具。

直到雪白柔美的屍體開始變得冰冷與僵硬。

少年人們開始打呵欠,對地上靜靜躺著、滿身精液的美麗屍體不再感到興趣。

「這屍體怎麼辦?」王剛詢問美女犬。

美女犬拿著一個黑色垃圾袋,反問:「請問主人們怎麼處理報廢的肉玩具?如果希望將其烹飪成美味,賤狗將親自主廚,或者交由黑暗大蟲公司進行全權處理?」

仰面躺在地上的美肉女老師全身都是精液、淫液,想必大家灌進她裡面的不比外面少,從活玩到死,從裡到外,她完全浸泡在男人的精液當中。

王剛看了,皺了皺眉頭說:「扔掉算了。」

美女犬立即下拜:「是,主人!」

然後她從身後拿出一個精美的禮盒,遞給趙明說:「賤狗為主人開設了公司內部的私人儲藏櫃,那雙美腳就以特殊方法存儲在櫃中,禮盒內有儲藏櫃鑰匙,希望主人有興致來賞玩!」

趙明猶豫著:「可是……我想帶回家……」

王剛粗魯地打斷他:「你找死啊?抱兩隻女人腳回家?」

趙明點點頭說:「是……」

俯下身看見美肉女老師的屍體一對美目依然睜著,就順手拂過憐惜地幫她閉上,美女犬已經拿黑色垃圾袋在準備裝袋了,不由得對著趙明笑了笑。

少年人們找到自己的衣服,心滿意足地走出包廂,商量著——下次一定再來!

——全文完——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